51.吃醋(步潇:工具人罢了...)_和影帝协议结婚之后
笔趣阁 > 和影帝协议结婚之后 > 51.吃醋(步潇:工具人罢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51.吃醋(步潇:工具人罢了...)

  第51章

  席乘昀听见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应了声:“看到了。”他看着白绮说:“看路,少说话。”然后就收回了目光。

  【看到苏檬了?】

  【看到那么老大一个男友粉了吧】

  【绮绮和别的女孩子说话,席老师:不高兴jg】

  苏檬也听见了席乘昀的声音,她噎了噎,有点失望地低下了头,一边大口喘着气,脑瓜子里都嗡嗡的。

  然后一只手伸到了她的面前。

  白绮:“虽然你是很坚强很棒,但是……真的不扶一下吗?”

  苏檬大口大口喘着气,是真憋不住了,连忙一把扶住了他的胳膊。

  当个合格绿茶太难了!

  后面的席乘昀:“……”

  席乘昀出声:“白绮,你在干什么?”

  【为什么最后受伤的还是席老师哈哈哈】

  【我现在都有点怀疑,步潇和苏檬其实是在炒c,压根不是真男女朋友了】

  “粉丝联谊……吧?”这头的白绮迟疑道。不过他倒是很快意识到了这不合适,于是朝左手边的步潇伸出了手。

  步潇嘴角一扯,眉尾一挑,目露不屑,又酷又拽:“干什么?”他一边说着,一边倒是伸出手搭在了白绮的掌心。

  只是还没等他感受两秒掌心传递来的温度,白绮把他和苏檬的手交握到了一起,就像是送女儿出嫁的贴心爸爸。

  “好了,你们慢慢爬。”说完,白绮就从他们的夹击之间溜走了。

  【您就是当代活月老?】

  【笑死了,步潇和苏檬的表情都呆住了】

  白绮后退几步,改去扶住了富春颖。

  这样一行人才总算是抵达了半山腰。

  半山腰有很多的娱乐设施,甚至还有一家嵌在山壁上的酒店。

  酒店面前有一片很大的空地,节目组指着说:“今天没拿到票数第一的,就得在这儿扎帐篷睡觉。”

  一时间其他嘉宾都禁不住皱眉头。

  周岩峰低声抱怨:“这不就肯定的事吗?席老师他们票数那么高,就我们妥妥住帐篷了呗。”

  节目组:“周哥不再挣扎一下?”

  周岩峰迟疑片刻,大男子主义有点过不去,应声说:“……扎一下吧。”

  其他嘉宾对视一眼,也都到一旁小声说话去了,像是在商量接下来的应对战术。

  【我他妈服了哈哈,一个夫妻综艺,还给人整得挺热血沸腾啊,脑细胞薅掉不少……是不是还得现场写个撒糖剧本自编自导自演啊】

  很快杨忆如俩夫妻也通过乘车抵达了半山腰。

  节目组清了清嗓子,这才又接着说:“大家知道,在大部分的文学影视作品里,唯有当男女主角共同经历磨难的时候,他们之间才会迸发出更惊人的光彩,赚足观者的视线……”

  步潇一皱眉:“说人话。”

  节目组:“今天的项目分别有索道滑翔,双人攀岩,大家一起过钢索,……”

  所有嘉宾:“……”

  【草了哈哈哈,这都是什么阴间项目?】

  【节目组你清醒一点啊!这是夫妻综艺,不是耍杂技啊!】

  不过观众一边吐槽,一边也看得格外兴起。

  项目确实是刺激。

  而这种刺激的项目里,也确实能看见什么英雄救美啊,为她而战啊这样的桥段,确实好看!

  只有步潇的粉丝相当不满。

  【请他和苏檬一起上节目就很乌鸡鲅鱼了,还尼玛搞这一出,艺人不是人吗?安全谁来保障?】

  【节目组也太冷落步潇了,真是小艺人没人权】

  这话一发,吃瓜路人倒是嗨了,连声喊着撕起来。

  【讲道理,《完美夫妻》看到至今是最舒服的综艺,从第一期撕白绮撕得昏天黑地,到现在弹幕上全都是人才,嘉宾们友好相处,气氛轻松,每天看一看很快乐。步潇这样的落进来,真能砸出一个坑吗】

  【不好说,他家粉丝太疯】

  【会被席粉手撕吧?】

  节目组这会儿拍了拍手掌,说:“这个是体验项目表,大家一人一张,然后就可以入场了,边走边看上面的介绍嘛……”

  面前的门打开,有当地的工作人员引着嘉宾们往里走。

  节目组口中的“大家一起过钢索”,就是让夫妻二人一起绑上安全带,走过一道总长十二米的空中钢索。钢索距离地面有大概三层楼高。

  如果其中一个人没踩稳掉了,另一个人也会跟着被拽下来。

  周岩峰抬头一看就选择了原地放弃。

  双人攀岩倒是没有绑到一起,但如果只有一个人登顶,也无法取得胜利。

  节目组为了鼓励他们勇敢去上,开口说:“没有时间限制!只要能完成一个项目,就可以获得随即抽取套餐里单个福利的机会。今晚睡空地还是睡床?睡帐篷睡得爽不爽……就看现在了!”

  席乘昀说:“谢谢,麻烦搬两张椅子来。”

  工作人员愣了下,但还是去给他搬了。

  等椅子一搬过来,他立马就带着白绮坐了上去。

  “你们开始吧。”席乘昀说。

  其余嘉宾:“……”

  【太损了!席老师和白绮直接吃瓜看戏了是吗】

  【也对,他们又不用再抢了】

  【不怕票数被赶超吗!!!啊啊我要看你们一起攀岩!】

  这时候苏檬缓缓走到了近前,她抿了抿唇,像是分外不好意思的样子。

  “找席老师吗?”白绮问。

  “不不。我找你。”苏檬说。

  本来神色平静的席乘昀,一下就分了点目光过来,他这才头一次看清这个女星长什么样子。

  【好家伙,苏檬是不是找到引起席哥注意的反向操作了?】

  苏檬微微躬腰,笑道:“白绮,你能不能帮我过一个项目啊?我确实不太擅长这个。”

  【???】

  白绮也迷惑了一下,隔了几秒才回过神,出声问:“怎么帮你过?”

  “反正这项目是两人的嘛对不对?喏,现在步潇一个,再加上你一个,你们俩就能一块儿过啦……”

  【这个反向操作过头了,席哥的眼神都有变化了】

  【苏檬,危】

  这头白绮震惊出声:“夫妻协作的项目也能代替吗?”

  席乘昀看向不远处站着的步潇,不冷不热地出声问:“怎么不邀请我来代替呢?”

  白绮脱口而出:“那不行。”

  步潇:“不用席老师。”

  两个人几乎同一时间开了口。

  席乘昀转头看了一眼白绮,心情好像好了不少,他嘴角翘了翘,说:“嗯,我听白绮的。”

  白绮想也不想,立马跟上道:“我也听席哥的。”

  席乘昀的身形往后仰了仰,他展臂搭在了白绮的椅背后面,以一种仿佛将白绮圈在怀中的姿态,展露在了镜头前。

  弹幕里一瞬间全是:

  【喔喔喔!】

  那头苏檬直起腰,走回到步潇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说:“我为你努力过了,但看上去不太行。”

  【?怎么回事?所以这俩上节目到底干吗来了?】

  步潇皱了下眉,没搭话。

  半晌,他才说:“我是白绮的粉丝。”

  白绮:?

  【?】

  【搞了半天,你俩搁这儿追星呢】

  【白绮绮也有粉丝了啊】【席哥脸都绿了】

  白绮茫然出声:“我有什么值得喜欢的地方吗?”

  这话一出,别提在场的人了,弹幕一下都全炸了。

  【啊啊宝贝你对自己有什么误解啊?你浑身上下都很棒啊!长得好看,学习好,会的东西那么多,到处都是值得别人喜欢的。

  席乘昀的声音轻轻地在白绮耳边响起,他说:“嗯,谁会不喜欢白绮呢?”

  谁会不喜欢白绮呢?

  好像把席乘昀自己也包括了进去。

  白绮一顿,他极轻地应了一声:“哦。”他觉得自己好像一瞬间又变得言辞匮乏了起来,他的耳朵没有红,脸颊也没有红,只是脖颈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绯色。引人去亲吻,留下更加鲜艳的色彩。

  【是我太年轻了!我万万没想到,席老师情敌当前,都能把境况转变成自己情话!】

  【谁会不喜欢白绮呢?翻译过来,不就是包括我也喜欢白绮!】

  【不公开和老婆的粉丝吃醋伤老婆的面子,但可以暗搓搓地再秀个恩爱,给予对方一个暴击!高,情商都让您给高完了!】

  步潇抿着唇,满脸仿佛被欠债似的不高兴。

  他也不去玩钢索了,仿佛住帐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还转头去问节目组拿东西去了。

  一旁的苏檬松了口气,也总算得了个休息的机会。她对住哪儿也没什么执念。

  没一会儿,步潇就拿着一瓶水过来了。

  他递给白绮,问:“渴吗?”

  【对步潇好无语啊,难不成您也是男友粉吗?别去打扰人家了ok?】

  【白绮要是不接水,他家粉丝还得骂吧?他们家从爱豆到粉丝都一个样儿,自我得没边儿了】

  这话一出来,弹幕就吵起来了。

  而这头席乘昀不冷不热地扫了一眼步潇。

  步潇绷住面皮,站住了,又重复了一遍:“给。”

  白绮笑着接过去:“你真贴心。”

  步潇抿唇一喜。

  【!席老师,椅子扶手要碎了!】

  【席哥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眼神有点冷,_(:3」∠)_看了竟有点害怕】

  这头白绮紧跟着就又说:“这么贴心,再拿一瓶吧谢谢。哦,饼干有吗?瓜子有吗?都可以来一点。山上有没有卖关东煮的?也可以来一点。”

  步潇:“……”

  【哈哈哈我以为我是你爱的小粉丝,其实不过是个跑腿机】

  【你这么贴心就再多跑几趟吧】

  步潇还真回头去拿了。

  他拿了饼干瓜子和水,黑着脸说:“不知道有没有关东煮卖……”

  白绮漫不经心地一点头:“嗯,没关系,你慢慢找。”

  步潇:“……”

  白绮说完,把另一瓶水递给了席乘昀:“席哥,喝水。”

  席乘昀忍不住笑出了声。

  白绮实在太甜了。

  甜到人每一天都会忍不住更喜欢他一点。

  【原来另外一瓶水是给席哥要的,不愧是你好妻子!】

  【步潇――夫夫俩的工具人罢了】

  席乘昀拧开瓶盖,仰头喝水,目光却微微垂下,透过透明的瓶身,定定地落在了白绮的身上。

  有很多人喜欢他,一样的,也会有愈来愈多的人喜欢上白绮。

  微凉的水顺着食道缓缓滑落下去,冲散了心底的一点燥热,转而返回来一点甘甜。

  就好像是白绮的味道。

  席乘昀的大脑中几乎是不可抑制地升起了一个念头――

  他想要独自且彻底地拥有白绮。

  这头的步潇还是太年轻,他按不住出声问:“有其他喜欢你的人出现的时候,席老师也会这样生气?”

  白绮脑子里一下浮现了蒋方成的身影。

  心说,并不。

  席老师一般是微笑着,把你脸打歪,之后再见面就按着你在数百人参加的宴会上,公开处刑。

  不过那不一样。

  蒋方成和席老师本来就有旧怨在。

  白绮咂了咂嘴,紧跟着就听见席乘昀抬起眼眸,微微一笑,和当初面对蒋方成时差不多,他看着步潇不紧不慢地说:“嗯,我会把人灌水泥里沉海。”

  大概是他的语气过于认真,一时间听上去竟然分辨不出来是真话是假。

  白绮顿了下,脑子里的思绪不受控地发散开。

  那个时候不高兴,是因为蒋方成。

  那么今天呢?

  步潇不是蒋方成,他们没有天然的仇怨。

  那……也是超出合同范围的……吃醋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lm.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lm.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