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绮绮特别棒(席老师真会夸人啊...)_和影帝协议结婚之后
笔趣阁 > 和影帝协议结婚之后 > 55.绮绮特别棒(席老师真会夸人啊...)
字体:      护眼 关灯

55.绮绮特别棒(席老师真会夸人啊...)

  第45章

  席乘昀的步子一顿,又好气又好笑,说:“嗯,那绮绮开个价吧。”

  席乘昀的口吻听上去正儿八经,这下反倒是白绮不好意思了起来。白绮不自觉地结巴了一下:“嗯,嗯,……五毛钱。只接受现金,不要线上转账。”

  席乘昀的步子又顿住了。

  白绮这下察觉到了,于是不自觉地也跟着顿了顿。他无端有点紧张,忍不住攥了攥手指,转头问:“怎么了?”“是太贵了吗?”

  怎么会贵?

  席乘昀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喉头不自觉地发紧。

  白绮太可爱了。

  说“这是另外的价钱”的白绮很可爱,说“五毛钱,只接受现金”的白绮也很可爱。

  问“太贵了吗”的白绮,也可爱得要命。

  可爱到,他想要忽视场内的所有人,将白绮紧紧扣在怀里,将他变小,揣在自己的兜里,置于心尖上。

  白绮轻轻吸了口气,觉得气氛有点怪异。

  好像有一张无形的网落下来,将他笼在了其中。轻轻碰一下,会传递来一点酥麻的感觉,让他的心跳都不知不觉变快了。

  白绮眨了眨眼,故作轻快地说:“嗯……一毛钱也可以啦。”

  席乘昀的嗓音略低哑,他应声:“好。”

  但白绮不知道他说的是“一毛钱好”还是别的什么好。

  而这时候郑导已经按不住,又催促了一声:“席老师,干什么呢这么慢?您这是要走上十天十夜啊?”

  片场里的人忍不住笑了笑,一边朝白绮投去了更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这俩过于恩爱了啊!

  席乘昀抬眸,不高不低地应了声:“来了。”

  等走到椅子前,席乘昀先坐了下去,一只手搭在桌案上,白色的略显宽阔的袖口,松垮地垂落了一部分,上面还隐约可见绣有青色的花纹。

  剧本中的班钰人喜欢穿白色衣袍。

  他自诩正道,所行之事,一桩桩一件件都对得起自己的本心。于是杀人时,溅在那白袍上,他也不觉得脏,反而觉得漂亮。

  这样的衣袍,穿在席乘昀的身上,与他那张过分俊美的面容相得益彰。

  一个俊美非常,且又风度翩翩的反派,就这样出现在了镜头之下。

  他微微抬起头,眸光冷淡。

  嘴角噙着笑,但又无法从他的身上窥出半分属于正常人的和善。

  白绮不自觉地呼吸一滞。

  他曾经在宿舍里,连夜熬着去看席乘昀演的电影。而这一刻,好像那电影里的人,破开了荧幕,走到了他的面前。

  这样的冲击力是比荧幕之中,更要大得多得多。

  这就是天生的演员。

  哪怕导演根本没有喊开始,他也有着极强的信念感,当他坐下来,他就是班钰人。

  白绮脑中飞快地转动着李玉这个角色的人设。

  好像……也并不太难?

  白绮的目光垂下,与席乘昀对接。

  席乘昀淡淡道:“郑名拍戏,喜欢作一个朦胧和细节化的处理。他不会将镜头对准人的脸来拍,越是情绪化的场景,他越喜欢讲究故事感。他的运镜,会是从你的身后开始,当你穿过走廊,走到了我的面前,机位就会定在你的身后。”

  他的口吻属于班钰人,说出来的话又属于席乘昀,这给了白绮一种很强烈的,仿佛两个人融为一体的感觉。

  “所以……”

  席乘昀抬起手,按在了白绮的腰间。

  白绮猝不及防地弯腰趴伏了下去,然后又被席乘昀稳稳地架住了。

  席乘昀的手按在他的背脊处,顺着那条弧线缓缓往下滑去,他低声道:“所以从后面的机位拍过来,你的后背弓起来的弧度,一定要漂亮……”

  白绮的呼吸一下变轻,浑身的肌肉都不自觉地绷紧了。

  好像被席乘昀轻轻按压过的地方,都滚烫了起来。

  白绮:“……唔。”

  演戏……真难。

  席乘昀微微抬着头,那双冷淡而又格外好看的眼眸,彰显着他骨子里的倨傲孤高。他说:“绮绮,亲我。”

  白绮的目光撞入他的眼底。

  然后就好像被紧紧缚住了一样,再也收不回来了。

  白绮一手牢牢扶住椅子的扶手,尝试着再度俯身下去。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脑中闪过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如果他没有答应和席乘昀来客串,那么此刻和席乘昀搭戏的又该是谁呢?会是谁站在这里,由席乘昀低声细语地教授着,应该摆出怎么样漂亮的腰线……

  席乘昀突然抬手压住了他的手背,然后顺势探入袖中,当他触上手臂那一片肌肤的时候,白绮不自觉地打了个抖,手指蜷紧。

  席乘昀紧跟着将他的衣袖往后推了推,露出了一截白皙的手腕。

  这让白绮恍惚间有种,好像被席乘昀一点点剥去了外壳的感觉。

  席乘昀的动作并没有就此结束。

  他强势地扣住了白绮的掌心,将他的手指,一根一根轻轻地掰开。

  “绮绮,你要把手指舒展开,露出来,让镜头拍到它最漂亮的样子……”

  席乘昀的声音低沉,仿佛还带上了一点诱哄的意味。

  好像打开的并不止是他的手指一般。

  白绮几乎只能凭本能地去回应他。

  他往席乘昀的方向伏倒得更近了一点,彼此的呼吸好像都能清楚地感知到。

  “现在,可以亲了吗?”

  白绮小声问。

  模样乖巧极了。

  席乘昀喉头动了下:“嗯。”

  一刹那间,白绮没有想太多。

  这次亲的不是下巴,不是喉结。

  是剧本里李玉第一次笨拙而小心的试探。

  是白绮轻轻蹭上去的一个吻。

  ……好像和亲别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会柔软一点。

  白绮脑子里刚升起这样的念头。

  “一会儿抓椅子扶手。”席乘昀说。

  话音落下那一刻,席乘昀牢牢按住了他的腰,然后反被动为主动,将那一个寡淡的仅仅只是轻轻贴上去的吻,瞬间变了味道。

  席乘昀的吻强势且热烈。

  白绮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脱水的鱼,失了氧,也失去了力气,只能被他一只手按住,就这样地被亲吻着。

  他本能地想要抓住点什么东西。

  然后准确无误地攀住了一旁的椅子扶手。

  他不知道自己抓得有多用力。

  但指尖传递来的那股麻麻的触觉,好像都经由血管,一点一点地走遍了他的全身。

  恍惚间,他觉得自己好像从席乘昀身上嗅到了一点味道,像是松针的味道,像是雨后泥土的味道。

  像是他高中那一年,第一次走入农场时,弯下腰,从花丛树林间,嗅到的味道。

  农场里的人问他:“在干什么?”

  他指着漫山遍野,说:“我在闻春天的气味儿。”

  对方笑他:“城里公子哥儿就是不一样哈,这也能闻出个春天的味道。”“这小孩儿上语文课的时候,一定拿满分。”

  他没有反驳他们。

  他自以为找到了解决家里困境的出路,他可以不用担心露宿街头,不用担心家破了窟窿。他觉得眼前的,那就是他喜欢的味道……

  白绮本能地闭下了眼。

  然后轻飘飘地本能地抓住了席乘昀的衣襟。

  这个动作却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进一步地取悦了面前的男人,好像注入了一剂刚强有力的强心剂。

  如果说眼前的席乘昀,仿佛完整地和剧本里的班钰人相重叠,如同披着人皮的狰狞兽类。

  那么此刻的他,就跟挣脱了束缚的锁链一样。

  他的吻变得更加的狂风骤雨。

  白绮已经有点跟不上气儿了。

  他发现自己会演的东西有很多,可独独演不好这个。

  席乘昀的脸色没有变化。

  他的眼眸还紧紧地冷静地注视着白绮。

  他如果睁开眼,将目光落在我的脸上,他也许会感觉到害怕。

  席乘昀心想。

  但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太习惯于用冷静的目光去审视这个世界。

  可只要白绮冲他轻轻笑一下,他就能学着露出更真诚的温柔的神色。

  席乘昀轻抚了下白绮的背脊,然后终于才松开了他的唇。

  但席乘昀并没有就此挪开,而是依旧紧贴在白绮的脸颊边,他低声问:“会发抖吗?”

  白绮的思绪缓缓回笼、变得清明。

  他抬起眼眸。

  眼底的水光像是要将席乘昀溺毙在里面。

  席乘昀想要去抚弄他的眼眶,但用了极大的力气才拼命忍住了。

  白绮没有出声,他竭力地将自己带入进那个角色,然后在席乘昀的面前一点点地战栗了起来。

  这是发抖着,将刀捅在班钰人腰上的李玉。

  席乘昀忍不住抿唇轻轻笑了下。

  他觉得白绮实在太可爱了。

  连勤勤恳恳学着战栗发抖的模样,都可爱坏了。

  可爱到让人想要将他揉得乱七八糟。

  白绮小声问:“这样就好吗?”

  席乘昀:“嗯。”他顿了下,补充道:“特别棒。”

  白绮眉飞色舞。

  眼底仿佛落入了钻光点点。

  “我还要把什么演给镜头呢?”白绮问。

  席乘昀:“你杀了我之后,不敢看血,你也怕我没有死,你只能牢牢地趴伏在我的身上,动也不敢动。镜头会一点点推进。机位会转移到你的右上方。你就靠在我的肩头,缓缓别过脸。”

  他说着,抬起手,按在白绮的侧脸轮廓上。

  “就把这里,半张脸漂亮的线条,展示给镜头看。”他的手指飞快地沿着面部弧度滑过,还勾落了白绮耳边的几缕发丝。

  白绮的呼吸顿了顿。

  觉得脸痒痒的。

  心尖好像也痒痒的。

  席老师真会夸人啊。

  白绮不自觉地心想。

  好像被他的手碰过的地方,在他嘴里都是漂亮的地方。

  而片场的这头。

  郑导:???

  郑导:“我喊开始了吗?”

  他一摔喇叭:“他自己当导演去,这狗比!就会勾勾搭搭小朋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lm.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lm.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