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当诛_为臣(皇嫂)
笔趣阁 > 为臣(皇嫂) > 第102章 当诛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2章 当诛

  杨昪大步走在宫道上,沉声问:“情况属实么?”

  金吾卫将军道:“千真万确!那内官提着一个食盒,鬼鬼祟祟地往含光门去,在那边值守的禁卫当时就把他给拦下了!他还拿出了蓬莱殿的牌子,说是奉命出宫的,结果往那食盒最底下一看,居然是一个女婴!”

  杨昪手指微蜷,握紧了拳头。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含光门处,两个禁卫按着那个内官,把他压在地上,杨昪不与他多说,直接拿过余和奉上来的吉木剑,刷得一声把剑抽出来,削掉了内官头顶的发髻。

  内官一个激灵,头发全散下来,顿时吓得浑身哆嗦,把什么都交代了。

  “王爷饶命、饶命!”内官哭着道,“奴婢也是奉命行事!”

  杨昪冷声问:“奉谁的命?”

  内官摇摇头:“奴婢也不知道,只是被吩咐说把这个食盒送出宫,出了含光门自然有人接应……”

  杨昪利落地把剑收回去,扔给余和。

  “找个人在这儿盯着他,再派人去看看他说的那个接应人。”

  他吩咐完禁卫,直接去看那被放在食盒里,扯着嗓子哭喊,看起来格外可怜的女婴。

  杨昪伸出手,然后他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把她抱了起来。

  他第一次抱这么小的孩子,因此动作格外笨拙,但神奇的是,当女婴被他抱在怀里,竟渐渐停止了哭喊,那眯成一条缝的眼睛也有些睁开,她看到杨昪,蜷缩在耳边的小手动了动,在襁褓里活动了一下身体。

  杨昪满腔的怒火都被她这小小的动作安抚下来,他情绪稍稍平定,抱着这个女婴,抬步往回走去。

  路过的宫人们看见秦王一脸阴沉的面色,忍不住都抖了抖身子,连忙避让到一边,生怕倒霉被迁怒。

  杨昪在蓬莱宫外停下脚步,这里一如他离开时的样子,他目色微暗,抬步走入宫门。刚走了没几步,迎面就碰上了郑源。

  郑源瞧见他也是一愣,然后他看了看杨昪怀中的襁褓,一时面色微变。

  杨昪没理会他,上前推开房门,下一瞬,他就看到郑嘉禾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他下意识伸手扶住了她。

  ……

  郑嘉禾被他托着身体,看到襁褓中的女婴,一时热泪上涌。

  她伸出手臂,想接过女婴,双手却颤抖地厉害,怎么也使不上劲。

  杨昪握着她的胳膊紧了紧,帮她站稳身体。

  “阿禾,你去榻上休息,”杨昪看着她轻声说,“我抱着她给你看。”

  郑嘉禾抬起眼帘。她看到他温和的目光,听到他轻柔的语气,有些恍惚地嗯了一声。

  杨昪扶着她到榻边坐下,琉璃连忙上前帮忙,让郑嘉禾半坐着靠在了床头。

  杨昪这才抱着女婴坐到了郑嘉禾的身边。

  郑嘉禾情绪平定一些,低头望去。

  女婴的眼睛正好睁开了,还挺圆的,瞳孔也漆黑,正与郑嘉禾的目光对上。

  郑嘉禾不禁笑了笑,伸出指尖轻轻地触碰她细嫩的脸颊。

  这一下子,女婴却是哭了起来。

  郑嘉禾一愣,杨昪连忙摇着她轻哄,哄了一会儿也没哄住,反而把屋中另一个婴孩引得哭了。

  ——岳嬷嬷一脸惶恐地跪在地上,怀中抱着那个男婴。

  听见动静,郑嘉禾转目望去。

  岳嬷嬷大着胆子道:“娘娘,小公主这是饿了,得赶紧让奶嬷嬷喂她。”

  琉璃连忙上前道:“奴婢这就带小公主去找奶娘。”

  蓬莱殿中的几个奶娘,自然是很早就找来待命了。

  郑嘉禾眼睫微垂,看一眼嗷嗷啼哭的女婴,嗯了一声。

  琉璃这才弯腰,把女婴带走。

  大殿内便只剩下了那个男婴的哭声,岳嬷嬷不住地拍着他哄,神色间满是惊惶。

  “这是我那弟妹闵氏的孩子吧。”郑嘉禾淡淡道,没有看他们。

  岳嬷嬷知道是瞒不住了,只得苦笑着道:“是。娘娘恕罪,老奴绝无谋害小公主之心,便是有送走一事,也是要、要……”

  “要送到我阿公那里好好养着的。”郑嘉禾轻描淡写地把话接了过去。

  岳嬷嬷连忙把头垂得更低了。

  杨昪静静地听着她们说话,没吭声,只起身从一侧的架子上拿过一条干净的巾子,在温热的水中浸过,拧干,拿着回到了榻边。

  他低下头,仔细地为郑嘉禾擦拭脚底。

  ——她刚刚赤着脚在地上走,有些脏了。

  “带着孩子滚吧。”郑嘉禾说。

  岳嬷嬷身体一僵。

  下一瞬,她反应过来太后娘娘说了什么,忙不迭起身,抱着男婴退出了大殿。

  杨昪为她擦好脚底,将巾子随手丢到一边,然后把她的脚放回棉被里捂好。

  “我让人送膳进来,吃些东西?”杨昪问。

  郑嘉禾眉头轻皱,觉得自己确实是没什么力气,也饿了,于是点点头,嗯了一声。

  宫人们很快就送了饭食进来,杨昪一一喂她吃下,直到她用得差不多了,又睡下了,才转身走出殿门。

  郑源正坐在廊下的长凳上,背靠漆红长柱,闭目养神,面色自然。

  杨昪拳头倏地握紧。

  他居然还没走,还敢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这里!

  杨昪抬了抬手,余和愣了一下,听见杨昪吩咐说:“剑。”

  余和肩膀抖了抖,他迟疑片刻,双手举着把吉木剑奉上。

  刷得一声。

  杨昪在今天第二次抽出了吉木剑。

  然后他大步上前,手腕一转,那剑尖就抵在了郑源的脖子上。

  郑源感受到剑风,眉头轻皱了一下,睁开眼睛。

  杨昪目如寒冰,冷冷地盯着他。

  “秦王殿下这是做什么?”郑源平着声问。

  “你胆大包天,混淆皇室血脉,其罪当诛!”他话音刚落,那剑尖就又往前抵了一分,郑源的脖子上顿时刺痛,渗出血珠。

  吓得余和连忙跪在了地上,两手拽着杨昪的衣摆,结结巴巴道:“王爷、王爷三思!郑相公可是太后娘娘的亲祖父,实在是杀不得啊!”

  郑源闭上了眼,他一脸沉静,丝毫不惧,就像是根本不信杨昪敢杀他。

  杨昪一时怒气更甚,他握紧剑柄,指骨骨节都用力到有些泛白。

  这时,身后却传来一道女声。

  “郑相公。”

  颜慧走了过来,看一眼当前的形势,又转身朝杨昪行了一礼:“秦王殿下。”

  杨昪一动不动,手里的剑并没有收。

  “传太后娘娘口谕,”颜慧直起身道,“郑相公最近政事缠身,多有劳累,特许在家休养一月,不必再来上朝。”

  杨昪一怔,紧握着剑柄的手松开稍许。

  郑源也抬眼看向颜慧:“太后娘娘还说了什么?”

  颜慧轻勾了勾唇角,眼底并无笑意:“娘娘还说,郑相公最好不要出门,也不要见其他大臣,免得人多嘈杂,影响休息。”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8-0900:08:45~2021-08-1000:06: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喵阿喵喵喵啊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lm.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lm.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