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_为臣(皇嫂)
笔趣阁 > 为臣(皇嫂) > 难忘
字体:      护眼 关灯

难忘

  杨昪说这话时,身上滚烫,眼角泛红。

  这么多年,他早在梦中肖想过她无数次。她来唤他起身的时候,他还沉浸在那个旖旎的梦境中回不过神。

  而郑嘉禾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

  几乎是杨昪把那话刚说出口,她就明白了。然后她觉得自己脑袋里嗡地一声,身上的热度快要把她蒸发了,就像一只熟透的虾。

  她猛然直起身,后退一步,抬脚踹了一下他身下的矮榻,啐他一口:“不正经!”

  然后转身走了。

  杨昪按按眉心,坐起身来。如今是暮夏时节,天仍然亮得很早,此时外面天光已经大亮。杨昪估摸着时间已经不早,便快速起身,走到内室找出一身干净衣裳,换好出了房门。

  余和早已机灵地引郑嘉禾到一边厢房用早膳,杨昪进门的时候,郑嘉禾都吃得差不多了。

  杨昪:“走吗?”

  郑嘉禾疑惑地看他一眼:“你不吃吗?”

  杨昪从余和手里接过来一个用纸包好的胡饼,朝她示意了一下:“路上吃。”

  要不然他真的耽误太久,害她晚归了,恐怕她真要怪他。

  郑嘉禾便哦了一声,站起身。

  正这时,从外面跑进院子里一个小厮,他高声道:“王爷!王爷!外面来了官兵!”

  杨昪眉头一皱,看向来人:“什么情况?”

  小厮道:“已经到王府门外了!领头的是个叫什么宋、宋大人的,还有太后娘娘身边的颜女官!”

  杨昪下颔紧绷,转头看向郑嘉禾。

  郑嘉禾眨了眨眼。

  颜慧嘛,她不见了,颜慧当然要出动兵马过来找她。至于那个宋大人,估计是宋婴吧。

  宋婴此人,见多识广,足智多谋,又早早归附于她,颜慧找他商量也很正常。

  只是杨昪估计不会太开心了。

  郑嘉禾尽量使自己的表情不要显得太高兴,她走上前,轻飘飘斜他一眼:“我不见了,阿慧一定很着急。杨维桢,你下次不要再这么冲动了。”

  杨昪道:“我本想悄悄把你送回去。”

  这下岂不是人尽皆知?

  郑嘉禾莞尔:“阿慧做事不会这么不仔细的。”

  她看向那个来报信的小厮:“把颜慧请进来吧,就说是秦王有请。”

  小厮不敢应,只悄悄抬眼去看杨昪的意见,得到杨昪首肯之后,才转身出去请人。

  过了会儿,颜慧进来了。

  她直接向郑嘉禾行礼:“太后娘娘。”

  郑嘉禾转头望向杨昪。

  杨昪与她对视片刻,方不太情愿地转身出去,将说话的空间留给她们主仆。

  郑嘉禾这才问颜慧:“怎么回事?”

  颜慧道:“昨夜奴婢从琉璃口中得到消息,害怕秦王对您不利,立即派人去给宋大人递了消息,宋大人说,不管是论公还是论私,秦王都没有理由在这种时候伤害您,所以他建议奴婢一方面派人守在王府外,盯紧王府的动静,以防万一。另一方面,准备好人马,今晨来迎您回宫,也是给秦王震慑,好让他再不敢这般放肆。”

  郑嘉禾笑了:“不错。”

  没想到昨夜她还在与杨昪回忆过去的时候,她的人就已经在王府外守着了。

  颜慧又道:“此事只有奴婢与宋大人、琉璃三人知道,那些兵马只是奉命行事,不会走漏半点风声,娘娘可以放心。今日是秦王殿下生辰,奴婢斗胆,以您的名义,来给秦王殿下送了贺礼。以后旁人听说今日之事,也只会知道奴婢是来送贺礼的。”

  郑嘉禾点点头,对颜慧的处置愈发赞许:“我知道了,你去忙吧,忙完与宋婴一同回宫。”

  颜慧:“那您……”

  郑嘉禾看向外面的庭院,眉梢微挑:“我自然是与秦王一同回去。”

  颜慧应是,却没有立即走,而是上前一步,小声问道:“那娘娘,需不需要准备一碗避子汤?”

  “……”郑嘉禾愣了一下。

  颜慧继续道:“虽说从前王太医说过您……”

  “不用,”郑嘉禾脸色有些难看地打断颜慧的话,“不是你想的那样。”

  颜慧连忙应道:“诺。”

  躬身告退。

  郑嘉禾在屋内缓了一会儿,方出门去找杨昪,正看到他负手站在阶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郑嘉禾不由放轻了步子,走过去戳了戳他的肩膀:“在看什么?”

  杨昪侧目,看她绕到自己身前:“不与你的人一起回去?”

  郑嘉禾唇角弯弯:“说好的是你送我,还想耍赖?”

  杨昪一愣,随即意识到她在说什么,原本已布满阴云的面色又有了一丝好转。他低眉,握住她的指尖:“不怪我了?”

  郑嘉禾哼笑一声:“哪能呢?不过让你送我,姑且算是赔罪吧。”

  杨昪目中染笑,牵着她的手,抬步出了院子。

  两人坐到马车上的时候,郑嘉禾就靠在车窗边上,透过窗上开的一点缝隙,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外面。

  秦|王府离宫城不算远,附近没什么民房,这会儿正是清晨,因此一路上,郑嘉禾很少看到人影。直到快要到了皇城根时,郑嘉禾才陆陆续续看到一些同样要上早朝的大臣。

  她赶紧把窗户关紧了,不想被人看见。

  好在杨昪身份高,他紧闭车门,没有给那些大臣打招呼的意思,就没有不识趣的大臣凑上来。

  马车驶入皇城。

  郑嘉禾感受到杨昪的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但她目不斜视,始终盯着马车内的一角,就像是在发呆。

  清晨在王府的事让她意识到,有些事,一旦开了口子,就不是她以为的那样,可以轻易脱身。

  就好比她和杨昪。她只想保持现在这样的关系不变,可以有点小温情,可以说笑可以玩闹,但他显然想要的更多。

  他至今未娶,而他床头的挂画更是在告诉她,这么多年,他始终没有放下,她几乎成了他的一种执念。

  郑嘉禾有些不能理解。

  七年了,有这么难忘吗?

  马车停了一下,郑嘉禾听到车外余和似乎在与人说话,她想了一下,意识到这是在过宫门。

  杨昪能避开宫中众人的眼线,将她带走,那么宫中守卫之中,一定有他的人。

  等马车再次启动的时候,她就轻轻打开车窗,往外看了一眼。

  是含光门。负责这里守卫的是六卫之中的金吾卫,而刚刚那个说话的武官……

  郑嘉禾看到那腰别长剑,在宫门处走来走去的身影越来越远,将他的模样特点记下,又收回了视线。

  回去让人查一下就是。

  “你在看什么?”

  郑嘉禾突然听到杨昪出声,她把车窗关好,回身坐正:“我看看到哪儿了。”

  杨昪道:“离朝会时间还有两刻钟,你回蓬莱宫收拾一下,还来得及。”

  “嗯。”

  郑嘉禾应下,又过了一会儿,马车终于停了。她掀开车帘,正看到琉璃站在车旁,身体微微前倾,伸出手来扶她。

  郑嘉禾提起裙摆,把手搭上去。

  “阿禾。”

  郑嘉禾疑惑转头:“嗯?”

  杨昪问:“我的生辰贺礼呢?……今晨送来的那些不算。”

  他看得出来,颜慧只不过找了个借口去王府罢了,送的那些东西,都是库房里成堆的所谓宝物。他不稀罕那些,他想要她对他的心意。

  “……”郑嘉禾默了一下,毫不客气地讥讽道,“你昨夜把我带走的时候,不知道我是两手空空吗?”

  什么礼物?她准备是准备了,但是都在蓬莱殿呀!

  郑嘉禾利索地下了马车,扶着琉璃的手就走远了,只留给杨昪一个背影。

  余和小心翼翼回头来看杨昪的神色:“王爷……”

  竟看见秦王殿下不仅没恼,唇边反而露出一丝笑意,过了片刻,方开口吩咐道:“走吧。”

  她还欠他一份礼物,那等散了朝,他再来找她要便是。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lm.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lm.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