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弑君_为臣(皇嫂)
笔趣阁 > 为臣(皇嫂) > 27、弑君
字体:      护眼 关灯

27、弑君

  他是摄政王爷,她是摄政太后。要想在宫中再开辟一个住所,给杨昪留宿,当然不是什么问题。

  问题只是留宿的正当性,以堵住朝野上下悠悠众口。

  这个也简单,只需要让杨昪多在皇城滞留几次,营造出一种非常繁忙的迹象,那么他因为过于忙碌,而无法回府休息,就顺理成章了。

  重阳过后,杨昪理所当然地在宫中有了属于自己的住所,是离蓬莱殿不算太远的上阳宫。

  而这个时间,距离太皇太后摔下台阶,已经将近一个月了。

  郑嘉禾再次带领几个朝廷重臣,到永安寺看望太皇太后。

  据太医所说,太皇太后身体已经有所好转,可以由宫人搀扶着下地,小幅度走动了。估计再过一个月,就可以下山回宫。

  郑嘉禾步入房门,坐在榻边的刘太妃起身行礼,唤了一声:“太后娘娘。”

  郑嘉禾点了点头,走向床榻,看到太皇太后睁开眼,扫了她一眼,然后从鼻尖发出一声轻嗤:“不容易,你终于来看我了。”

  郑嘉禾笑了笑:“母后哪里的话,我虽然人没来,但时刻挂心着您的身体,盼着您快些好呢。”

  她睨了刘太妃一眼,刘太妃会意,躬身退下。

  郑嘉禾便径直到刚刚刘太妃待着的位置坐下了。

  太皇太后看她连行礼都没有,言语间也不够谦卑,一时怒从心起,伸手指着她道:“不用你假情假意,滚出去!”

  “母后,外面还有许多大臣等着进来看您呢。”郑嘉禾唇角含笑,抬手把她的胳膊压了下去,“别让他们看咱们婆媳的笑话呀,若不然有什么流言传到慎王府,让照儿知道了,影响多不好。”

  太皇太后瞳孔一缩,知道她这是拿慎王的命威胁她,更是恼怒,却到底有些忌惮,情绪缓和了些,警惕道:“你来干什么的?”

  郑嘉禾道:“自然是来看看您,顺便与太医商量一下,什么时候接您回宫。”

  太皇太后闻言,不相信道:“你愿

  意让哀家回宫?”

  郑嘉禾收回手,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衣袖:“这不是您想的吗?既然母后想回去,那我就满足您。”

  太皇太后不信郑嘉禾会这么好心,相反,她内心深处涌起一种恐惧感,直觉郑嘉禾想要对她做些什么。

  上次她来了一出苦肉计,尽管有曹侍中帮衬,最后也没有成功,那时候她还以为秦王一定会与郑嘉禾做对,以为有朝臣相逼,秦王推波助澜,事情就会乖乖地按照她预想的方向发展。

  可是她失败了。

  在没有找到新的方法扳倒郑嘉禾之前,她根本不想与郑嘉禾打交道。

  郑嘉禾见太皇太后说不出话,于是微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看来母后是答应了,我这就让大臣们进来。”

  ……

  那些老臣,不管是不是虚情假意,都进屋与太皇太后说话,询问她身体如何,在永安寺休养得怎么样。

  郑嘉禾出了房门,把刘太妃叫到树下:“在这边过得如何?”

  刘太妃惯是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轻声细语道:“劳太后娘娘挂心,妾在这里一切都好。”

  郑嘉禾便叮嘱道:“行,有什么缺的,或者有什么难处,都记得让人给我带话。”

  刘太妃一一应了。

  待刘太妃离开,郑嘉禾转身,正看到杨昪站在不远处,不知道看了她多久。

  郑嘉禾害怕被人看见他盯着她看,不由轻咳一声,微微蹙着眉心:“秦王是有什么事吗?”

  杨昪方恍然回过神来,顿了顿,拱手向她一礼。

  “臣是想起今晨朝会上议的那个折子……”他抬步向她走来,很快便到了她的身前,然后他话锋一转,低着声音说,“你头发有点乱了。”

  郑嘉禾:“……”

  山上难免风比较大,郑嘉禾伸手把鬓边被风吹起的碎发别到耳后,肃容正色道:“秦王所言极是。”

  杨昪一时没忍住,在她面前弯起嘴角,低笑出声。

  郑嘉禾赶紧瞪他一眼,别开了头:“秦王若是没有

  旁的事,就先去厢房坐一会儿吧,等等曹侍中他们。”

  杨昪唔了声,点点头,又问:“那太后要不要一起?”

  “……”郑嘉禾绷着脸,“不用。”

  杨昪看到她眼神向他示意,就是不想让他再与她挨这么近,生怕被人注意到,于是他只好后退一步,无奈地笑了笑,再次拱手:“那臣告退了。”

  郑嘉禾松了口气。

  其实她从前又不是没和大臣们靠这么近过,莫说杨昪了,就是与宋婴、闵相公说话的时候,并肩走、或是面对面挨着都是有的。

  可她现在很怕与杨昪独处被人看到。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吧。

  郑嘉禾脑子里胡思乱想了一下,等到大臣们从太皇太后居住的厢房出来,方与他们一同下山回宫。

  蓬莱殿内。

  宫人们服侍郑嘉禾脱去繁复的礼服,卸下钗环,换上轻便的常服。

  一阵轻微的响动声从侧门处传来,郑嘉禾看了一眼琉璃,琉璃会意,与宫人们道:“都退下吧,娘娘这里由我来服侍。”

  宫人们躬身告退。

  须臾,侧门打开,杨昪便走了进来。

  自从杨昪搬到上阳宫以来,这些天,每次他来蓬莱殿,都可以避开宫中守卫和伺候的仆婢,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这样也好,免去了他来她宫中的种种借口,知道的人越少,他们的关系就越隐蔽。

  琉璃退出内室,将房门关好,守在外面。

  杨昪走到郑嘉禾身后,环住她,拉过她的左手,在她腕上套了一个镯子。

  郑嘉禾感受到皮肤上的冰凉质感,低头望去,怔了一下:“做好了?”

  杨昪在她颈侧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轻声:“试试?”

  他握着她的右手,带着她触碰镯子上的机关。

  这是一个镶嵌了红宝石的金镯,精致的金累丝花纹在宝石旁边缠绕,勾勒出漂亮的形状。镯子的侧面,有一处暗扣,拨动两次,便会从宝石旁弹出一枚拇指长的钢针,是绝佳的杀人暗器。

  如果在拨动暗扣

  之前,又旋转了一下,那弹出的针,就会变成淬了毒的。

  功能很简单,与郑嘉禾之前让人做的银簪一样,但使用起来,会比从头上拔下银簪更为方便,动作更小,出其不意。

  郑嘉禾右手指尖停在那枚暗扣处,半晌没有说话。

  杨昪问她:“喜欢吗?”

  郑嘉禾道:“喜欢。”

  杨昪撩起她一缕发丝,温和地笑了笑:“但我希望你永远都不会遇到危险,用不上这东西。”

  郑嘉禾嗯了声,幽幽道:“我也希望。”

  颜慧步履匆匆,来到蓬莱殿外,琉璃伸出胳膊拦住她,低声道:“颜姐姐,秦王殿下在里面。”

  颜慧焦急道:“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有急事要向娘娘禀报。”

  琉璃一愣,于是侧开身子,让颜慧入内。

  颜慧站在屏风外,唤了一声:“太后。”

  郑嘉禾挣了一下,让杨昪松开她,朗声问道:“什么事?”

  颜慧一阵迟疑。

  郑嘉禾便懂了。她仰头望着杨昪,一双清澈的眸别有深意地看着他,尾指指甲刮蹭了一下他的掌心,语气轻飘飘的:“那你先回去?”

  杨昪磨牙,俯身轻咬了一下她的鼻尖,方蹙着眉头道:“行吧,你去忙。”

  郑嘉禾走出内室,与颜慧来到书房。

  颜慧急道:“娘娘,刚刚凉州那边传来的消息,王太医不见了!”

  郑嘉禾神色一凛。

  ……

  朝堂之上。

  郑嘉禾站在玉阶上,看着大殿中身形挺拔的曹侍中,久久无话。

  就在刚刚,曹侍中当着所有朝臣的面,对先帝驾崩之事提出异议,声称他已经找到了当初太医院的院丞王太医,并得到了王太医的亲笔供状,说他是受太后指使,在先帝服用的药物上动了手脚,以至于先帝病重,到最后不治身亡。

  带着王太医血手印的供状被曹侍中拿到殿中,在几位重臣面前展开。

  群臣惊骇。

  闵同光颤着手把供状还给曹侍中,抬头看向玉阶上端庄沉静的太后,试探着唤道

  :“太后娘娘……”

  郑嘉禾垂目一一扫视过去。

  如果这纸供状成真,那她就是弑君之罪,她所有的权力和荣耀都不复存在,原本支持她、亲近她的大臣,也不会在这种事上仍然听信于她。

  她望着曹侍中,曹侍中也盯着她,两人对视着暗暗较量。

  然后郑嘉禾眸光一转,看到了站在一侧,面无表情看着她的杨昪。

  在群臣的注视中,郑嘉禾问:“王太医呢?”

  曹侍中道:“老夫找到他时,他仍负隅顽抗,不得已之下,只能让他身上带了点伤,如今他不时昏睡,不能走太快,过几日才能到长安。”

  郑嘉禾掀起唇角:“曹侍中,你屈打成招,就想来污蔑朕?”

  曹侍中一怒,甩袖道:“是不是污蔑,到时候等王太医到了京城,交由三司会审,一问便知!”

  郑嘉禾挑了下眉稍,不咸不淡道:“嗯,那朕等着与他对峙。”

  散朝。

  昔日里比较亲近郑嘉禾的大臣们照例跟了上来,宽慰她几句,说什么行的正坐的直,就不怕污蔑,也有比较忧心的,害怕曹侍中所言是真的,但他们看着太后娘娘一脸淡然,毫不畏缩的模样,一时又有些放下心。

  郑嘉禾神色如常地安抚了他们的情绪,与他们分别,然后才回到蓬莱殿。

  看见杨昪坐在榻上,抬目向她看来。

  郑嘉禾微微垂眸,没有说话,她走到案几前跪坐下来,伸手执起瓷壶,给自己倒了杯水。

  杨昪一直盯着她,看着她饮完一杯水,又给自己满上,在她拿着杯子再次往唇边送的时候,出声叫住了她:“阿禾。”

  郑嘉禾“嗯?”了一声。

  “你就没什么想说的?”杨昪沉声。

  “说什么?”郑嘉禾满不在乎地饮着清茶,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说那曹侍中是如何对我不满,如何蓄谋找来一个告老致仕的太医,然后严刑逼供,诬陷于我的?”

  “诬陷?”

  “很奇怪吗?”郑嘉禾道,“曹侍中对我不满已不是一天两天

  ,你连这个都不清楚吗?”

  杨昪皱眉:“阿禾!”

  郑嘉禾放下杯子,目光有些飘忽地望着案几,没有看杨昪。

  “你又说谎。”杨昪看着她道,“曹侍中为官多年,为人最是刚正,从前我还不明白他为什么反对你,如果……如果皇兄驾崩与你有关,那我算是明白了。”

  郑嘉禾默然不语。

  王太医是曾经的太医院院丞,皇帝的专属御医。年初先帝驾崩之前,就被郑嘉禾派人送离长安。他们一家老小都在凉州,由专人暗中看管。

  王太医曾帮她做了不少事,同时也有了她许多把柄。郑嘉禾不喜欢卸磨杀驴,更不喜欢对忠于自己的人动手。因此她只是让王太医辞官远离长安,并让人留意着他的动静。只要他今生不再踏入长安城,郑嘉禾永远不会对他下手。

  可这到底是一个隐患,并在今日爆发了。

  前几天郑嘉禾得到消息的时候,就猜测王太医是不是被人劫走的。她还派人搜寻王太医家人的下落,但长安到底离凉州太远,她的手伸不到那么长,至今没有好消息传过来。

  杨昪一手按在几案上,手掌渐渐用力。

  他问:“你怎能弑君?”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如一记重锤,击打在郑嘉禾的心口。

  在杨昪从小所受的教育里,忠君卫国这四个字占有很大分量。当初先帝被立为太子,他便当即收敛锋芒,做个没什么存在感的王爷。后来先帝登基,他更是请赴西北,戍卫边疆。他没想过造反,更没想过争权夺利,因此他也想不到,郑嘉禾竟会弑君。

  此时杨昪才算把眼前的郑嘉禾,与皇兄密函中所说的“郑氏阴毒,素有野望”联系在了一起。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皇兄宁愿让他取而代之,都不愿意让郑嘉禾把控朝政。

  杨昪手握成拳,微微颤抖,他望着郑嘉禾,觉得今天好像是重新认识了她。

  “出去。”郑嘉禾道。

  杨昪一时没听清:“什么?”

  “我让你出去!”郑嘉禾猛然抬头,

  伸手指向房门,而她的腕上,他送她的金镯还在轻轻晃动。

  杨昪道:“阿禾,我们不能好好说话吗?”

  “没什么可说的了。”郑嘉禾望着他道,“我已知你的立场,从今以后,你不要再来蓬莱殿找我了。”

  杨昪看到她眼中的冷漠,一时只觉心中凉意更甚。

  “难道你大胆弑君,我也要夸你做得对吗?”

  郑嘉禾放下胳膊。

  她唇角勾起一个略显凉薄的笑意:“所以你要如何,与曹相公等人一同,把我拉下台,替你的皇兄报仇?”

  杨昪抿唇不言。

  郑嘉禾想起什么,哦了声:“我差点忘了,你的皇兄给你留有密旨,他一定还给你交代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吧?是不是让你对付我的?让我猜猜,他让你对付我,又许诺了你什么好处?难道是让你登基,兄终弟及吗?”

  杨昪依然沉默,只眸光微动。

  郑嘉禾道:“看来我猜对了。”

  她再次端起杯盏,仰头灌了自己一口茶水,道:“可你当真以为,你的皇兄会愿意看到你上位?”

  她手里握着空了的杯盏,指尖捏着边缘在掌心转了转。

  “他不过是想让你对付我,再让我反击你,看到我们互相残杀,两败俱伤,然后让他心爱的云贵妃的儿子渔翁得利呢。”

  “你为什么弑君?”杨昪突然问。

  郑嘉禾怔了一下。

  “因为皇兄宠爱云贵妃?因为夺嫡?”杨昪看着她问。

  郑嘉禾把杯子搁到案上,眉心微动:“姑且算是这样吧。”

  但她与先帝之间的恩怨,比这个要严重的多。

  “太皇太后呢?”杨昪想起之前听说的,她派人埋伏在东郊,准备对太皇太后动手一事,他还没有向她证实,“你会怎么对她?”

  郑嘉禾开始不耐烦起来。

  她根本不想与杨昪说这些。她还要忙着处理王太医的事,一个不好,她就会满盘皆输。

  “你出去。”郑嘉禾再次下了逐客令,“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杨昪沉默

  片刻,站起了身。

  他绕过眼前的案几,走到房门处,正想离开时,又突然意识到什么,转过身来问她:“那个太医的事,你要怎么应对?”

  郑嘉禾抬目,有些冷漠地看着他:“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杨昪道:“曹侍中是在凉州找到的人,我在西北的驻地离凉州不远,凉州刺史与我有故。”

  他凝望着她,平静无波的眼底,渐渐显出一点柔情:“你需要吗?”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依然有红包~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lm.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lm.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