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处置_为臣(皇嫂)
笔趣阁 > 为臣(皇嫂) > 49、处置
字体:      护眼 关灯

49、处置

  啪得一声。

  杨昪被她打得偏过头去。

  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他缓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这是被她给打了。

  郑嘉禾趁着杨昪愣神的功夫,猛然起身后退一步,低头望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被动地承受任何事。”

  如果他要她被动,那就丢掉他。

  郑嘉禾转身向门口走去。

  没走几步,手腕又被他拉住了。

  郑嘉禾头都没回:“放开。”

  杨昪努力均匀着呼吸:“阿禾……”

  “我让你放开!”

  郑嘉禾大喝一声。

  语气中,是杨昪从未听过的恼怒、生气,却似乎又不单单如此。他看到她的肩膀轻轻颤抖,好像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像是恐惧、失望,甚至还有一丝绝望。

  杨昪发昏的脑子骤然就清醒了。

  一时间,他不敢再刺激她,只得缓慢地张开五指。

  松开手的那一瞬间,郑嘉禾的广袖从他的掌心划过,房门打开,郑嘉禾大步而出。

  外面仍下着暴雨,郑嘉禾停都没停,直接闯入了灰蒙蒙的雨幕中,幸得颜慧迅速反应过来,撑起一把伞跟了上去。

  其他太后带来的亲卫、仆婢们也连忙跟在后面。

  埋伏在暗处的刘希武看见这阵仗,愣了愣,问朱继成:“这怎么回事?要动手吗?”

  朱继成皱眉:“没有收到信号,先等着!”

  刘希武只得撇撇嘴角,继续眯起眼盯着。

  杨昪紧随郑嘉禾一行身后,踏入雨中,他跟着她出了正院,走过长廊,又眼睁睁地看着她出了王府,杨昪再想跟上时,却被郑嘉禾带来的严统领拦住了。

  “王爷留步,太后娘娘有令,命臣等护卫左右,若无要事,王爷还是不要踏出王府。”严统领声音洪亮,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打在他铁质的铠甲上,又溅在杨昪身上。

  杨昪浑身已经湿透了。他看着这个把他拦住的人,心中明白,他的王府,现在被郑嘉禾看管起来了,而他

  也被软禁。

  杨昪想起郑嘉禾走时的神态,顿了一顿:“她还说什么了?”

  严统领道:“未曾。”

  余和终于跟上杨昪的脚步,撑着伞站到了杨昪的侧后方,小声道:“王爷……”

  杨昪没理他,而是上下打量着严统领,问:“你跟着太后多久了?”

  严统领道:“四年有余。”

  杨昪算了下时间,心中一动:“那就是先帝刚刚登基的时候。”

  严统领:“正是。”

  杨昪背过一只手,问:“那你一定知道,在先帝驾崩之前,太后在宫中的经历了。”

  严统领诧异抬眸,看了杨昪一眼,紧接着,他又垂下头:“太后之事不可妄议,请恕臣无可奉告。”

  杨昪抿住唇角,眸色渐深。

  ……

  郑嘉禾坐上马车,在颜慧的服侍下换了一套车里的备用衣裳。颜慧用干巾轻轻地包裹着郑嘉禾的发髻,一边为她擦拭上面的水气,一边问:“娘娘可是与秦王殿下聊得不太愉快?”

  郑嘉禾盯着马车内一角,没有答话。

  何止是不太愉快,简直是把他们日后可能有的所有情份都断送了。

  从她打出那一巴掌的时刻起,他们之间彻底结束。

  “再加派些人手去秦王府,”郑嘉禾说,“秦王身边亦有许多护卫……千万不能让他逃了。”

  颜慧应是,她打开车门,探身出去,叫人来吩咐了什么,过了会儿又回到马车内,试探着问郑嘉禾:“娘娘打算如何处置秦王殿下?”

  郑嘉禾闭上眼睛。

  良久,她说:“再想一想。”

  ……

  杨昪换了一身干燥的衣服,转出内室,看到坐在一侧的亲信将领几人。

  刘希武早已等不及了,他站起身,不解地问道:“王爷,之前为什么不让我们动手?只要您吩咐,我们冲上去,未必打不过太后那些人,只要拿到太后,还怕他们不乖乖就范?”

  朱继成连忙重重咳嗽了一下。他想提醒同僚,太后明明是孤身一人从正堂中走出来的,王爷若想拿她,哪

  还用得着他们动手?王爷是主动放太后离开的。

  刘希武疑惑地回过头,看到朱继成对他挤眉弄眼。他想了想,猛地一拍脑门,明白了朱继成的暗示。

  可这……更荒唐啊!

  刘希武捂住胸口,只觉得心口疼得慌,王爷果然又心软了!这可怎么是好,他们这些人哪个不是在边关以一当十的精锐,比太后的那群亲卫强多了,若放手一博,未必不能成功,可王爷这一心软,直接把原本有的胜算给弄没了!

  现在王府都被那群禁卫军包围着,他们这些人,岂不是如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朱继成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出声问道:“王爷,这外面的禁卫……”

  有人起身,拱手道:“臣愿护卫王爷左右,杀出一条血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杨昪眉头一皱:“放肆。”

  那人连忙躬身。

  杨昪默了默,眼风扫过这屋中所有的将领,道:“你们未曾与严统领交手,罪名不会成立,太后亦不会伤及尔等性命,可以安心。”

  刘希武忍不住问:“那王爷呢?”

  杨昪眼眸微垂,指尖摩挲了一下手中镯子上的金质花纹,那是他从郑嘉禾腕上取下来的。

  其实当时,他更多的是害怕郑嘉禾一时冲动,用它伤到她自己。

  杨昪淡声:“不必忧心本王。”

  她想怎么对他都可以。

  比起这个,他更关心,她为什么会表现出那么强烈的反应。

  她说,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被动地承受任何事。

  再。

  之前的事是什么?是指被景宗皇帝赐婚,不得不嫁给皇兄吗?

  不会这么简单。

  他清晰地记得她的颤抖,她的恐惧,她的绝望。

  在他未陪伴在她身边的那三年,一定还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可他现在被关在了王府,连找谁打听都不知道了。

  杨昪一手支着额头,陷入沉思。

  ……

  郑嘉禾回到蓬莱殿,只觉得疲惫万分,她暂时什么

  都不想处理,什么都不想管,只想休息。

  等她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都入夜了。

  郑嘉禾觉得头很昏沉,琉璃掀开帐帘,触上郑嘉禾的手臂,惊呼一声:“娘娘,您身上好烫呀!”

  郑嘉禾愣了一下,有些恍惚地想,大概她最近劳心劳力,今日又淋了那么大的雨,还是淋生病了吧。

  琉璃道:“奴婢这就让人去请王太医过来。”

  郑嘉禾坐起身,一手扶着眉心,轻轻地揉了揉:“去吧。”

  颜慧步入殿中,她道:“娘娘,下午有好几位大人来过,都被奴婢说您身体不适,给挡了回去。”

  郑嘉禾抬了抬沉重的眼皮,嗯一声。

  “不过……”颜慧又道,“宋大人还在侧殿等您。”

  郑嘉禾一怔。她原本不想见的,但她又想起自己派人把秦王府包围起来的事,默了默道:“请他进来吧。”

  颜慧应诺。

  宋婴走了进来。他觑一眼靠在榻上,面色苍白的太后娘娘,躬身行礼:“娘娘身体如何了?”

  郑嘉禾摇了摇头:“没什么大碍,你有什么事就说吧。”

  宋婴只得应诺,他道:“臣听闻秦王殿下涉嫌谋反,娘娘已经让严统领带人包围了秦王府。”

  郑嘉禾眉心一凝:“谋反?你从哪里听说?”

  消息都是捂着的,没有她的吩咐,下面的人没有胆子走漏风声。

  宋婴抬目,不卑不亢道:“若非谋反,何须这么大的阵仗?娘娘,这不过是臣的猜测,如臣一样有这般猜测的人,不止臣一个。下午时,臣还亲眼看见几位相公来求见娘娘,被颜女官挡住之后,也有类似的议论。”

  郑嘉禾一时不言。

  宋婴续道:“娘娘,若秦王已萌生反意,就留不得了。”

  郑嘉禾:“你的意思是?”

  “……杀。”

  郑嘉禾看向宋婴。

  正这时,琉璃带着王太医步入殿中,唤道:“太后娘娘。”

  郑嘉禾收回目光,嗯了声,示意他们近前。

  王太医把手搭在郑嘉禾的腕上,诊了一会儿。她就是因为淋

  雨,再加上这段时间心中郁结,所以才染了风寒。

  等王太医诊断完,退下去煮药的时候,宋婴才又把目光投向太后。

  “更轻一点的处置呢?”郑嘉禾问。

  “贬为庶人,流放偏远之地。”

  “还有呢?”

  宋婴默了一下,问:“娘娘,您是不是舍不得?”

  郑嘉禾神色冷淡下来。因着发热的作用,她的目光还稍微有些迷离。

  宋婴道:“秦王殿下的确战功累累,为大魏立下汗马功劳。娘娘若是担心除秦王外无人可用,不如开武举,选将官,多加培养,假以时日,定能有所成效。”

  作者有话要说:我高估了我自己,两章无法和好,再也不瞎说话了(瘫软)

  -感谢在2021-06-0313:49:43~2021-06-0400:05: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乘赤豹、清徽10瓶;阿喵阿喵喵喵啊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lm.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lm.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