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废立_为臣(皇嫂)
笔趣阁 > 为臣(皇嫂) > 57、废立
字体:      护眼 关灯

57、废立

  在说刘将军夫妇的事情之前,薛敬先讲了一个故事。

  薛敬在一开始,的确不是当今太后的忠仆。

  他有一个旧主,旧主即为景宗时期的皇后,中宫之主,已故的太皇太后。

  他小的时候,受过太皇太后的恩,后来先帝继位,太皇太后让他混入郑嘉禾的身边,他做事妥帖,很快就在郑嘉禾身边混了眼熟。

  然后他看着郑嘉禾——那时的皇后,从一开始的风光无二、椒房独宠,到后来的被冷待、被算计、被软禁,可谓是从高处跌落谷底。但她依然对他们这些下人很好,她不服输,哪怕是在险些被废,性命攸关的时刻,她的眼睛里也依然充满希望。

  他那时就想,这么良善、富有生机的人,为什么要受到那般对待?对太皇太后的背叛,也就从那个时候开始。

  他明明知道她买通太医,知道她私下里对先帝是什么态度,但他一句不利于她的话都没有往外说,任何不利于她的事,都没有透露出去。

  接着,他就看到她绝处逢生,东山再起。

  刺杀秦王一事,确实是受太皇太后指使。太皇太后意在挑拨,但他也想一击就中,彻底为太后解决这个隐患。

  不只是明面上的那些权势斗争,还有感情上的。

  ——他偶然得知太后娘娘与秦王过去的那些情谊,也亲眼看到太后娘娘在面对刺杀秦王一事上的迟疑。他觉得,一个好不容易从生死关头走过来的人,不能再重蹈覆辙。

  所以他自作主张,私自动手。

  后来他失败了,知道太皇太后的目的达成了一半,所以他就把秦王回京消息是从太皇太后那里传过来的事告诉了她。他是想让她警觉,同时又故意让秦王误解,就是为了让太后对秦王失望。

  可两人兜兜转转,前段时间秦王差点被定罪,都闹到那种地步了,没想到他们竟然还能和好。

  既然如此,那他一个做奴婢的,也无可置喙。他只能尽全力,不

  再让那些可能的阴谋诡计伤害到她。

  薛敬抬目,看了郑嘉禾一眼,缓缓道:“奴婢是在去了慎王府之后,偶然间发现慎王身边的章嬷嬷,与刘将军的夫人吴氏有联系的。”

  “吴氏?”郑嘉禾想了一下,道,“前段时间秦王牵涉进谋逆一案,就是吴氏来告的密。”

  薛敬道:“正是。太皇太后虽然已经薨逝,但留在慎王身边的奴仆,仍然是昔日云家留下来的人,章嬷嬷自不必说,而吴氏,奴婢已经查清楚了,她的远房表姐,正是云贵妃的贴身侍女,在两年前的宫变中已经死了。”

  郑嘉禾眉头轻皱。

  薛敬道:“因此,奴婢特意来禀报太后娘娘。既然那吴氏是先云贵妃的人,刘将军也难免不让人生疑。”

  郑嘉禾道:“之前大理寺审问过他,已经查过他的底细了。”

  刘希武不过是个从边关开始就跟在杨昪身边的莽夫,大字都不识几个,身家背景更是简单,清清白白,没什么问题。

  只是没有特别仔细地查他的家人罢了。

  薛敬提醒道:“就算刘将军与慎王府没有关系,但夫妻之间,日夜相对,难道就一点都不会受影响吗?”

  郑嘉禾若有所思。

  薛敬拱了拱手,正准备告退,郑嘉禾却又开口了。

  “所以你打算让我处置慎王府,”郑嘉禾盯着他,“彻底消除隐患?”

  薛敬顿了顿,道:“娘娘,您不会忍心的。”

  刚刚来的时候,他看得很清楚,太后娘娘注视着小慎王的目光中,充满了温和的意味。如果不是他出现,让太后知道了小慎王的身份,恐怕太后会和小慎王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

  即便不是如此,太后娘娘也向来不喜欢胡乱牵连无罪之人,更何况一个稚儿?

  太后娘娘敢留下仇人的孩子,是她足够自信能把控局面,更因为她内心,还有非常柔软的一面。

  薛敬道:“小王爷如今年岁小,一切都是可塑的。只消您把他身边的乱说话之人一一拔除,他就会长成您

  想要的模样。”

  郑嘉禾漫不经心地说:“我费那个功夫做什么。”

  一辈子关着不好吗?她没有痛下杀手已经很好了。

  薛敬沉默了。

  良久,他道:“娘娘所言极是。不过,经过奴婢这些个月的影响,小王爷已经不恨您了。”

  他一开始去慎王府的时候,在小慎王的面前提起太后,他只会露出害怕和憎恶的表情。而现在,小慎王会常常迷惑,太后到底是怎么样的人?是章嬷嬷口中的煞神,还是薛公公描述中的福泽万民的太后?

  郑嘉禾离开酒楼坐到马车上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乱的。

  让太医院太医对小皇帝的联合看诊在前几天已经进行过了,小皇帝确实伤到了脑袋,反应迟钝、痴傻,这辈子都没法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刘太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哭成了一个泪人。

  然后她主动跪在郑嘉禾面前,求郑嘉禾废了小皇帝,说她愿意带着小皇帝去别宫养病,没有郑嘉禾的吩咐,一辈子都不再踏入宫城。

  刘太妃是没什么大志向的。她一开始隐约察觉到小皇帝头摔坏了的时候,她还害怕迟疑,可当这份怀疑被确定,她似乎是知道了避无可避,索性直接接受了,并主动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地位。

  她这一跪、一哭、一求,导致郑嘉禾原本想好的秘密进行就变得不是秘密。

  风声很快走漏了出去,再接着,就有大臣试探着求见她,讨论对皇帝的废立问题。

  皇帝暂时年幼,由太后代为执掌朝政也就算了,没道理皇帝是个傻子,一辈子都没办法像别的皇子一样读书习字,那何谈十几年后的归政问题?

  那些大臣对此纷纷表示担忧。

  其实郑嘉禾没想归政。只要她活着一天,只要她没糊涂,她就一天不会放权。

  但这样□□裸的念头,她还并不想显露于人前。

  再者,不想还政是一回事,若真的连一个继承人都不培养,万一她出了什么意外,难道她要陷朝政于混乱吗?

  可是培养谁?

  如果要废掉小皇帝,再立一个新君,而她还想保持如今的地位的话,谁最合适?显然是先帝的另一个儿子。

  可杨照这种身份,若说她毫无芥蒂,那是不可能的。

  她还害怕杨照长大了报复她呢。

  那排除掉杨照之后呢?谁是最名正言顺的继任者?

  郑嘉禾目光微转,看到了坐在她身侧,默然不语的秦王。

  不,他们才刚刚闹过不愉快。

  更不能是他。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6-1623:47:14~2021-06-1800:49: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喵阿喵喵喵啊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lm.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lm.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