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埋怨_为臣(皇嫂)
笔趣阁 > 为臣(皇嫂) > 第82章 埋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2章 埋怨

  杨昪面上神色有些不悦。

  郑嘉禾已经吹熄了烛,躺倒在他身边了。

  杨昪顺势侧过身,长臂一伸把她揽在怀里。

  他轻嗅着她发上好闻的香气,低声与她商量:“我小心点,不会让伤口裂开的。”

  一晚上了,她都以他背上的伤为借口,怎么都不让他更进一步。

  郑嘉禾摇摇头,刚沐浴过的脑袋在他的肩颈处蹭了几下:“今天好好休息,别的养几天再说。”

  杨昪一时不语,但心里还是有些不甘。他手掌从她的后背处轻轻滑下,触到她腰部窈窕的曲线,稍顿了顿,又游移着往下,不料却听到郑嘉禾“嘶”了一声,他连忙停住动作:“怎么了?”

  郑嘉禾抬头,有些埋怨地看了他一眼。

  “我从长安过来这一路上都没怎么休息,一直都在骑马,腿上的皮都磨破了。”她眉头轻皱着说,“都说了要休息几天了,我也累着呢。”

  杨昪之前没想到这层,一时呆了一下,然后问:“涂药了吗?刚刚怎么不说……”

  “我不想涂,黏黏糊糊的。”郑嘉禾动了动脑袋,“养几天就行了。”

  杨昪却不放心,他坐起身,掀开被子:“让我看看——”

  郑嘉禾按住他的手:“有什么好看的。”

  杨昪挣扎了两下,低声哄道:“阿禾……让我看看。”

  他一再坚持,郑嘉禾便随他了。

  原本熄灭的烛又燃了起来,光线昏暗,杨昪伸手轻轻撩开她的衣摆,郑嘉禾稍抬了抬腰,由着他手指捏住她中裤的裤腰。

  郑嘉禾一臂伸在头顶,臂肘微弯,整个人平躺着,一条腿屈起,是非常放松的姿势。

  她已经许多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这会儿倦意袭来,让她都有些快睡着了。

  杨昪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伤处,他伸出手,指尖在渗着血丝的皮肤边缘轻轻触碰,一时心潮翻涌,生出无尽的心疼。

  她原本可以在锦绣太平的长安,一直养尊处优下去。

  可她却甘愿忍受这种痛苦,不远千里来到边关,只为了找他。

  ——这就够了,这已经非常足够。

  他不想让她付出那么多的,他只要她得偿所愿,过得舒心就好。

  杨昪低下头去,温热的薄唇落在了她的伤处,又四处游移,直到原本已经眼皮打架的郑嘉禾猛然瞪大眼睛,浑身一个哆嗦,抓住了身侧的锦被。

  杨昪攥住她的手,十指相扣,把她摁在了床榻上。

  “阿禾……”他低声说,“不会碰到你的伤口的。”

  这的确不会。

  郑嘉禾也许久未曾与他亲密,很快就被他撩拨地失了阵地。直到绚烂的白光从脑中划过,郑嘉禾绷起脚背,更加浓重的倦意向她袭来,她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等她再次醒来,天已经蒙蒙亮了。

  她面朝外侧躺着,杨昪就在她身后抱着她,似乎还在熟睡。

  郑嘉禾稍微动了一下,杨昪就醒了。

  他的唇贴着她光滑的后颈,不安分地动了动。

  郑嘉禾说:“该起了。”

  “你昨夜那么快睡着,”杨昪盯着她的目光还有些没睡醒的迷离,哑声开口,“都不管我了。”

  他语气中有点小小的埋怨,但又不是真的不高兴,温热的鼻息在她后颈处缭绕,蹭着她,磨着她。

  弄得郑嘉禾都有点心虚:“我那是想让你早些休息——”

  她说着,索性直接转过身,一手抚住他的侧脸,仰头咬上他的下巴。

  “那我现在管你。”

  她眸中带了丝引诱的意味,指尖一挑,从他敞开的领口探了进去。

  ……

  鸡鸣破晓,并州刺史候在院外,看到长宁公主杨平莹走过,忙不迭迎了上去。

  昨日杨平莹与郑嘉禾一同进城的时候,郑嘉禾向并州刺史交代过她的身份,随后郑嘉禾就去城墙上看秦王作战了,长宁公主的一应安置、以及对那些随后被押送进城的胡商的处置,都是由并州刺史管的。

  杨平莹声称那胡商是西域叶罗国国王派来大魏刺探消息的细作,并州刺史便下令把他们关押起来审问,这审问了一个晚上,倒也审出来点东西,并州刺史就赶紧过来汇报了。

  “微臣参见公主……”

  并州刺史刚一躬身行礼,杨平莹就打断他的话,目光望向庭院,挑了挑眉:“太后与我三弟还没出来?”

  并州刺史面上闪过一丝尴尬神色:“是还没有……”

  杨平莹哦了声,点点头:“那你这是来干什么的?”

  她转转眼珠,又问:“那些胡商审出来了?”

  并州刺史道:“正是。他们的确是由叶罗国国王派来的,只不过那商队首领声称他们是带着叶罗国国王的礼物来与大魏交好的,没有丝毫刺探情报的意思。”

  杨平莹嗤笑一声,刚要说什么反驳,就听见吱呀一声,房门开了,郑嘉禾与杨昪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并州刺史立时转身,躬身行礼:“太后,王爷。”

  “西域商队的事,进来说吧。”郑嘉禾目光微转,看到长宁公主,添了句,“平莹,你也进来。”

  杨平莹点点头,走上前去。杨昪扫她们一眼,与郑嘉禾道:“那我先去军营。”

  郑嘉禾嗯了一声。

  秦王既然归来,边境战事,便还是交给他全权应对。

  并州刺史进入房中,把审问结果简单地向郑嘉禾说了一遍。

  早在去年夏天,古丽尔发现西域公主的游记上出现了有关长宁公主的线索时,郑嘉禾就派人出使西域了。只是一年多过去,那些人到现在都没有音讯传回来。

  这也正常,毕竟大魏与西域断交百年有余,路途遥远,中间随便有什么事耽搁,都要耗费数月甚至上年的时间。

  胡商交代,大魏派出的使臣已于数月前到达叶罗国,但是因为不慎触犯了叶罗国的律法,被叶罗国国王下令抓了起来。

  而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叶罗国王室远亲,王庭重臣,奉命来大魏求见天子,以结两国之好的。

  杨平莹道:“什么交好?如果是为了交好,何不堂堂正正地亮明身份出使?为何要假扮成商队的样子?”

  并州刺史道:“正是这个道理,不过那胡商解释说,他们一开始的确是想暗中搜罗一些消息,好摸清大魏派人去西域的目的。而且这一路上经过北戎各部,扮成商队,会更方便隐匿。”

  百年之前,西域曾臣服大魏。

  而断交,在西域人的眼中,就是摆脱大魏,挺起腰板的百年。

  乍一听闻大魏又派了人去他们的地盘,他们当然会心生警惕。

  杨平莹插话道:“当初叶罗国公主是在靠近北戎的边境救的我,她一直以为我是被北戎抢去的普通汉女。西域诸国对汉女的态度很奇怪……又是害怕,又是憎恶。而且西域与大魏断交,我摸不清他们的态度,不敢暴露身份。”

  她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对她有些兴趣的叶罗国重臣,于是引诱了他,并唆使他带她来大魏。

  来了之后发现大魏边境戒严,她还有些放松。她只想自己进入大魏,并不想让巴卡罗那些人也跟来——谁知道他们安的什么心思。

  所以她一直在寻找甩开巴卡罗的方法,没想到先被郑嘉禾找到了。

  并州刺史点头道:“那胡商也说了,大魏使臣去叶罗国说要找什么公主,叶罗国国王自然是听不明白的。恐怕这其中,也有什么误解。他都是昨天被审问的时候,才知道……才知道长宁公主的真实身份的。”

  郑嘉禾思忖片刻,问:“他手中有叶罗国的文书么?”

  “有的,”并州刺史说着,脸上有些为难,“但他说,要亲自呈给大魏天子……”

  大魏天子只是一个四岁稚儿。

  任他费了几番口舌与他解释,说呈给太后是一样的,他都不听。

  杨平莹一拍桌子,气得站了起来:“这傻子!我去与他说。”

  郑嘉禾看她一眼,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长宁公主能平安就是好的。若能借此机会与西域建交、恢复往来,就更好了。

  杨平莹随并州刺史去找西域使臣,郑嘉禾则起身出门,打算去军营找杨昪。

  刚一到门口,就看见几辆马车停在府门处,一个须发半白、身材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站在那里,面上带了丝笑意,与门房说话。

  瞧见郑嘉禾,门房赶紧低伏下身:“太后娘娘。”

  中年男子一愣,也跟着躬身作礼:“草民赵复翰,参见太后。”

  他觑一眼郑嘉禾面上有些疑惑的神情,解释道:“秦王殿下的生母赵淑仪,正是家中五妹。草民听闻殿下回到并州,因此特来探望……”

  郑嘉禾了然,这是杨昪的母家舅舅。

  她差点忘了,赵淑仪的出身,就是并州赵家。

  郑嘉禾和颜悦色地嗯了声,点点头:“秦王去军营了,你们先在这里等着吧。”

  她说完,就抬步离开府门。

  赵复翰连忙弯腰恭送,等郑嘉禾的背影消失,他才直起身,后知后觉地挠了挠头。

  太后居然与秦王住同一个宅子里啊。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7-1123:59:11~2021-07-1401:54: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喵阿喵喵喵啊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lm.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lm.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