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天命_为臣(皇嫂)
笔趣阁 > 为臣(皇嫂) > 第86章 天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6章 天命

  何氏与郑源、郑卓几个一起站在门外,手里绞着手帕,一脸焦灼。

  怎么会这样呢?早知道闵敏反应这么强烈,她就不该安排她也出来吃席——把太后都恶心吐了,太后还不得记住这件事,此后对他们都没什么好印象?

  太后的随行宫人送了换洗的衣物进去,华阳县主与秦王殿下也在里面陪着太后。何氏与郑卓对视一眼,都在心里盘算着,一会儿等太后出来了,他们该怎么赔罪。

  郑嘉禾漱了口换好衣服,觉得好些了,她长舒一口气,道:“没事了。”

  杨昪眉头紧皱:“你是不是这几日药喝多了,胃不太舒服?”

  郑嘉禾点点头:“我也没想到我能吐出来,等回去还要让王太医给我调整一下药方……”

  她说着,郑嫣却站在一侧,一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直像要把她看穿一样。

  片刻后,郑嫣看向杨昪:“秦王殿下。”

  杨昪一怔。

  郑嫣道:“我有话想单独和太后说。”

  杨昪看一眼郑嘉禾,颔首道:“好。”

  杨昪退出去,关上房门,给母女二人说话留足了空间。

  郑嫣径直走过去把门栓插好,然后才回身过来,坐到郑嘉禾的身侧,开口道:“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

  郑嘉禾一愣,莞尔道:“阿娘是指什么事?”

  郑嫣皱了皱眉,索性直接点破:“你的反应,很像是有了身孕。”

  郑嘉禾抿住嘴唇,一时不言。

  郑嫣观其反应,就明白了。

  她顿时有些生气:“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郑嘉禾道:“我谁都没告诉。”

  郑嫣扯了扯嘴角,笑一声:“我看出来了,连秦王都被你蒙在鼓里。这倒是稀奇……为什么?”

  “因为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处理这件事。”郑嘉禾转目看向郑嫣,面无波澜,“我不想让任何人影响我的决定。”

  杨昪也不行。

  她很清楚,杨昪有多希望与她像普通人家的男女一样成婚,组成一个家,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

  如果他知道她怀有身孕,那他一定是高兴的、激动的,她不用猜都知道他一定想要这个孩子。

  ——但说得轻巧。

  且不说朝臣和天下人如何看待这件事,孩子生下来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还是说,让孩子随杨昪去秦王府,入他的族谱,然后写上“生母不详”几个字,让她一样见不得光吗?

  他们这样的身份,就不应该有孩子。

  这个意外打得郑嘉禾措手不及,让她所有的计划都乱了。

  郑嫣愣了半晌:“什么决定?”

  “留还是不留。”

  “好,”郑嫣道,“我不影响你的决定,我只想听一听,你是怎么想的。”

  郑嘉禾把她的想法说了一遍。

  “我觉得我可能要让他失望了,”她面上没什么表情,淡淡道,“与其到最后还是决定不留,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让他知道。”

  郑嫣问:“那你为何不直接让太医给你开药?你要知道,拖得越久,胎越难落,不但有可能失败,还会更伤身,古往今来死在这上面的妇人更不知有多少!”

  郑嘉禾垂下眼睫:“我问过太医了,两个月以内的都可以,也就这几天吧。”

  郑嫣想了一下:“也行。到时候跟我说一声,我入宫陪你,千万不能再拖了。”

  郑嘉禾听郑嫣这么快定下了这件事,一时也有些发怔。一种空落落的感觉席卷了她的胸口,让她情不自禁地再次伸手抚上自己的小腹。

  这些天,她都不知道摸了它多少回了。

  郑嫣打量她一会儿,眉梢微挑:“又犹豫了?”

  郑嘉禾抿唇不言。

  郑嫣想了想,道:“抛开所有刚刚你说的那些问题,也不用考虑我们任何人的意见,我就问你,你想要它么?”

  郑嘉禾迟疑了一下。

  她的手伸进厚厚的夹袄,隔着一层中衣,摸到自己仍然平坦无比的小腹。她的掌心能感觉到腹部皮肤传来的温热,在这一刻,她又感受到了那一丝奇妙的感觉。

  虽然现在月份还小,按理说腹部应该什么也摸不到。但就是奇异地,郑嘉禾似乎感觉到其中有什么东西与自己产生了联结。

  如果说平心而论……

  她是想要的。

  当初在得知自己被先帝下药伤了身体,这辈子再也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的时候,她愤怒、不甘,憎恨于先帝,为什么要剥夺她成为母亲的权利。

  她想有一个与自己血脉相连的骨肉至亲,然后呵护它,疼爱它。

  这份渴望与任何人都无关,与孩子的父亲也无关,是她想要一个孩子。

  郑嘉禾嘴唇翕动,道:“阿娘,我想要。”

  郑嫣望着她,目中露出一丝了然。

  “可是我难道要让它生来就有一个尴尬的身份,承受别人的冷眼和指点,活在流言蜚语中吗?”郑嘉禾茫然道,“瞒不住的,我如今的身份,根本就瞒不住,大臣们都会知道它是谁的孩子。”

  她如今有权有势还好,一旦有一天她出了什么意外,或是失权、或是薨逝,她都不敢想象这样一个孩子会面临什么。

  所以她要思考怎么让孩子有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吗?

  郑嘉禾指尖微动,突然间想到曾经她与杨昪闹得很不愉快的时候,杨昪说过的话。

  太后的确不能下嫁亲王,但她可以效仿羊皇后二嫁。

  这样他们成婚,有了夫妻的名分,自然可以生下孩子。

  ——但她挣扎了这么久,绝不是为了回到原点。

  郑嘉禾纠结着,她紧皱着眉头,面上的神情满是痛苦。

  她慢吞吞地想,或许她这些天瞒着杨昪这件事,也有害怕他旧事重提的意思。

  万一他因为这个孩子,又动了当初的那份心思呢?

  郑嫣一直看着郑嘉禾,把她所有的表情都收在眼底。

  然后她问:“就只是担心名分、担心不能向世人交代吗?”

  郑嘉禾道:“是。”

  郑嫣笑了笑。

  “我问你,”郑嫣说,“如今国子监旁边新建了个学堂,里面都是些什么人?”

  “是宗室之子,”郑嘉禾说,“去年年初我让各地的亲王、郡王送进长安的。”

  其中还有吴王和安王的两个子孙,但是他们当初造反,似乎根本就没有在乎自己孙辈血亲的死活。

  郑嫣又问:“你收拢他们,是为了干什么?”

  郑嘉禾道:“为了挑选下一任皇帝。”

  郑嫣目光落在了郑嘉禾的小腹上。

  “是,小皇帝痴傻,一年多了,也没什么好转的迹象。”郑嫣看了一会儿,说,“所以你需要另外从宗室中选人。可你腹中这一个,难道没有流着皇室的血吗?”

  郑嘉禾一愣,她猛然抬起头,不确定道:“阿娘的意思是……”

  “谁都知道你与秦王交好,相处亲密。”郑嫣说,“但你们若突然有了孩子,朝臣之中,怕也是不接受的居多。所以问题就在于,如何找到一个理由,掩盖掉这个孩子是你们二人亲生的事实。理由能不能让人信服不重要,说得过去就行。只要朝臣愿意相信,假的也变成了真的。”

  “孩子不是我们二人亲生的,”郑嘉禾感到有些迷惑,“又是谁亲生的?我是曾经想过偷偷生下来,然后把孩子交给别人抚养——但是阿娘,我不能接受这样。”

  “不是说这个。”郑嫣摇了摇头,目光落在郑嘉禾的面上,眸中流露出一丝明媚的笑意,“你是太后,从你肚子里出来的孩子,当然应该是皇室血脉。古有华胥氏,踏雷神脚印,感而有孕,生伏羲与女娲。今皇室子嗣凋零,帝位后继无人,太后上承天命,孕育龙子,又有何不可?”

  郑嘉禾面上猛然呆住,她望着郑嫣,久久说不出话。

  ……

  杨昪在门外等了许久,才等到郑嘉禾与郑嫣相携着出来。

  她们二人神态自然,步伐轻松,看起来没什么难受和生气的样子,这让等在外面的何氏等人心中松了口气。

  何氏动了动,正要与郑卓一同上前赔罪,却见秦王先走了上去,她只好生生停下步子。

  郑嘉禾站定,目光掠过杨昪,扫了一圈站在那里等着她的郑家人。

  “舅舅舅母不必担忧,也不用怪弟妹,我已经没事了。”

  她现在还没什么强烈的孕吐反应,之前会吐,确实是因为闵氏的反应传染了她。

  但她现在想明白这些天一直压抑在心中的那件事,一时只觉轻快,面上神情便也和煦,不会计较那么多。

  何氏松了口气,连忙道:“多谢太后娘娘体谅。”

  郑嘉禾点了点头,向杨昪示意一下,两人便离开了。

  坐在马车上的时候,杨昪问:“华阳县主与你说了什么?”

  郑嘉禾斜他一眼,慢悠悠地说:“我们母女之间的私房话,你也要问吗?”

  杨昪一把将她揽在怀里:“……不说便不说。”

  他本就是随口问问。

  郑嘉禾轻笑着,靠在了他的肩上。

  还是先不要告诉他了,等她安排好,朝臣知道的时候,他自然也会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7-1722:32:10~2021-07-1810:47: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喵阿喵喵喵啊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lm.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lm.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