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败露_为臣(皇嫂)
笔趣阁 > 为臣(皇嫂) > 第93章 败露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3章 败露

  邵煜先来到郑嫣的住处,没见到人,门房说是出门去了,于是她思忖片刻,转了步子去了东市。

  是郑嫣把她带到长安的,她还是太后娘娘的生身母亲……她一定可以救自己!

  邵煜一路疾赶,到得长康书肆门外时,身上的中衣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她定了定神,深呼一口气,抬步走入书肆。

  书肆中有几个零零星星的来客,正站在书架前翻看着什么。

  邵煜上前,转到柜台处,正看见一个身着粗布衣裳、头发挽起的年轻妇人坐在那里,手中拿着一支笔在写东西。

  这妇人正是谢若娘。

  邵煜不认识她,便只是张了张唇,嗓音带着些干涩的沙哑:“请问,关老板在这里吗?”

  谢若娘抬目看她一眼,点头道:“在,你有什么事?”

  邵煜递出去一个腰牌:“你把这个给她看看,就说我有急事找她。”

  谢若娘接过来,没说什么,起身往后院去了。没多久她就折身回返,淡淡道:“你随我过来吧。”

  邵煜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些许,连忙应了一声,跟着谢若娘去往后院。

  郑嫣正坐在房中靠窗的位置,翻看账册。

  谢若娘把邵煜送过来,便细心地关好房门离开。

  郑嫣问:“有什么急事,让你找到这里?”

  邵煜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说:“王桓……王桓知道我的身份了!”

  郑嫣握着账册的手微微一顿,抬目望向邵煜。

  邵煜:“……他知道了我是女子。”

  她把昨夜发生的事,以及后面张羡之赶来之后两人的处置都说了一遍。

  “现在人还在羡之兄那里,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跟羡之兄透露什么。”邵煜说。

  郑嫣神色还算平静,只眉头轻皱:“怎么知道的?我行走在外多年,从未暴露过身份。你亦是自小女扮男装,没道理这时候被人发现。”

  邵煜这下有些窘迫,她抓了抓袖子,说:“是我娘来找我了,当时她来的突然,我没反应过来,还让她说了许多话,谁知道王桓在外面听见了。”

  郑嫣道:“太早了。”

  邵煜低着头,有些恹恹。

  “虽然我从未想过让你一辈子都以男装示人,”郑嫣道,“但眼下这个时间,你才刚刚走入朝堂,时机根本就不成熟。”

  她静默了一会儿,说:“你先回去吧,我会想办法的。”

  邵煜应是,迟疑了一下,又问:“那王桓……”

  郑嫣轻挑了下眉毛:“他?等晚些时候,你放他回家,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敢不敢说出去。”

  邵煜看郑嫣这般不惧的模样,不由放下心。

  反正天塌下来,还有郑嫣顶着。这件事上,她们可是同盟。

  邵煜拱了拱手,转身离开。郑嫣正好也要到前面的书肆去,便与她一起。

  邵煜随口问:“先生何时换了个掌柜?”说的是谢若娘。

  郑嫣道:“她是我从前在外面教书时认识的,也算我半个学生。不知道怎么跑到长安来了,前段时间找到我,我就让她来书肆干活。”

  邵煜问:“那她知道先生是……”

  郑嫣摇头:“不知道。”

  关于她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邵煜便放下心,她走到书肆,礼貌地向谢若娘拱手示意了一下,抬步离开了。

  书肆正对面是一家茶馆。大堂内,奉命盯着长康书肆的男子摸了摸下巴,陷入沉思。

  他怎么觉得刚刚那个从书肆出来,跟书肆老板有说有笑的人那么眼熟?是不是前阵子状元郎打马游街,他还见过来着?

  ……

  邵煜来到张府,看到王桓坐在那里,束缚在他身上的绳子已经解开了,而他只是安静地坐着,没有要跑的意思,也没有任何攻击性。

  这让邵煜感到有些惊奇。

  她跟着张羡之到了另一间房,悄声问:“羡之兄,你做了什么?”

  张羡之心情复杂,但他面上却未显,努力让语气像以往一样正常:“我和他做了一个交易。煜弟,你不用担心他乱说话了。”

  邵煜心里咯噔一下:“你知道他要说什么?”

  张羡之摇了摇头:“不知。不过我清楚你们之间定是起了些矛盾,凭他的身份,若是闹大,对你没什么好处。所以我就诈了他一下。”

  邵煜注意力被吸引过去:“诈?”

  张羡之看看关好的房门,低声说:“我怀疑他科考的名次有问题。”

  邵煜惊讶道:“这次吗?”

  张羡之摇头:“不止,还有上次的秋闱。当时他考中解元写的那篇文章,我们都看过了,的确让人惊叹,可是后来我们与他相交,也见过他写的别的文章。”

  张羡之意有所指,邵煜仔细回想了一下,点头道:“好像还真是。”

  张羡之道:“但我只是猜测,没有证据。昨夜把他带回来,为了保你,我就诈他说我发现了证据,他果然相信了。”

  邵煜怔怔道:“这种事……一直是杀头的重罪。”

  怪不得王桓变得那么老实。

  邵煜神色复杂。他们身为朝廷命官,发现这种事,当然应该禀报上去彻查,维护朝堂清明、科考清明才是正道。但现在为了瞒住她的秘密,他们却不得不把王桓的事也瞒下来,这实在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不管怎么,能暂时稳住王桓,不把她的事捅出去,邵煜还是放下了心。

  谢过张羡之后,邵煜又一路匆匆,去找郑嫣。

  郑嫣亦在思考应对之法。

  眼下这个情况,估计是瞒不住了,与其等事情败露仓皇应对,不如她先下手为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知道秘密的王桓、甚至是王崇智无法揭发。

  这当然不是说她要杀人。让人闭嘴的方法有很多种,直接让他们远离长安,一路上派专人看管、不许他们与外界通信也是一种方法。

  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当今太后。

  郑嫣一边在心里思索着等一会儿见了郑嘉禾的说辞,一边让仆役备马,准备直接去行宫找她。

  她应该想好一个理由,既能达到让王氏父子远离长安的目的,又能不让郑嘉禾发现到底出了什么事。

  ——现在还不是让她知道的时候。

  刚一出门,邵煜就来了。

  她看见郑嫣,眼前一亮:“郑先生!”

  郑嫣步子一顿:“怎么样了?”

  邵煜把在张府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一时半会儿他应该是不敢往外乱说了。”

  郑嫣若有所思:“既然这样,我就不着急去找太后了。”

  郑嘉禾好不容易去行宫休养几天,她不想拿这事烦她。

  熬过这几天,她再想办法把王桓调出长安,那邵煜的身份就能暂时瞒下,熬到年底,时机兴许就到了。

  郑嫣道:“你回去吧,这几日我会多派几个人盯着王家的动静,不会让他有机会去告密。”

  邵煜拱手应是。

  郑嫣笑了一下,眼眸微眯:“谅他也不敢。”

  如果他真的去做不该做的事,那她不介意用一些比邵煜更狠的手段来对付他们。

  所谓鱼死网破,郑嫣从来就没有怕过。她相信张羡之与邵煜两人不是平白无故怀疑王桓,只要深入查下去,总能找到他舞弊的证据。

  但现在既然有缓和的余地,就还是尽量去弥补,她不想把人逼急。

  ……

  郑嘉禾与杨昪回宫的第二天,郑嫣入宫。

  眼下不过四月初,还没到最热的时候。园子里花团锦簇,绿树成荫。郑嫣陪着郑嘉禾走在石子路上,倒也算舒心惬意。

  一阵微风拂过,郑嫣侧目,看见郑嘉禾额角被吹得有些凌乱的发丝,不禁弯了弯唇角。

  “去行宫待得怎么样?”郑嫣问,“没再生气吧?”

  郑嘉禾道:“没有。除了我那个不会说话、不会办事的生父,还有谁敢惹我不高兴?”

  郑嫣轻挑了下眉梢。

  “既然嫌他碍事,”她顺着郑嘉禾的话说,“不如把他们父子调离长安,等你生产完再放回来也行。”

  郑嘉禾诧异,不禁侧目打量了一下郑嫣。

  “阿娘,”郑嘉禾怀疑道,“他们现在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存在,这是怎么又得罪你了?”

  郑嫣笑了笑:“哪能呢?我还不是怕他们再闹出来什么幺蛾子,惹你不愉快。你在孕期,往后身子越来越重,稍有差池,就是要命的事。”

  郑嘉禾垂眸思量。

  郑嫣说的也有道理,但……只要她不见王崇智,他还能怎么样?王崇智再怎么八面玲珑,讨好一些官员,也危害不了她分毫。

  她没太放在心上:“等等再说吧。”

  郑嫣蹙眉:“嘉嘉……”

  “太后娘娘!太后娘娘!”

  薛荣小跑着从二人身后追了上来。

  郑嫣只得把即将出口的劝说咽回去,打算等等再提。二人转身,郑嘉禾看向薛荣,问:“怎么了?”

  薛荣跑到郑嘉禾面前,弯着腰,喘了口气道:“出事了!是翰林院那边……原来邵、邵邵大人是个女人!”

  郑嘉禾一愣。

  郑嫣面色沉了下来。

  “怎么回事?”郑嘉禾问。

  “是今日有个内侍奉茶的时候,不小心泼了邵大人一身,邵大人就找了个屋子去换衣,结果换到一半,有人进去了,正好看、看见了……”

  薛荣一开始有些语无伦次,似乎是这件事带给他的冲击太大。

  而郑嘉禾站在日光下,神色也开始恍惚。

  薛荣立在那里道:“现在许多大人都知道了,邵大人被几个武卫押了起来,翰林院那些官员也都来了,要求见太后……哦,这事儿还惊动了几位宰相,他们、他们也……”

  “你先下去。”郑嘉禾道。

  薛荣一懵,但还是听话的弯了弯腰,告退。

  郑嘉禾这才侧眸,看向站在一边,已经许久没有说话的郑嫣。

  “阿娘,你早就知道是不是?”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lm.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lm.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