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不甘_为臣(皇嫂)
笔趣阁 > 为臣(皇嫂) > 58、不甘
字体:      护眼 关灯

58、不甘

  自长安到岭南有数千里,要翻越数不清的高山,穿过河流,一行人走走停停,耗时两三个月方能到达。

  九月初的时候,刘希武一行人的路程才走了不到三分之一。因为吴氏有孕在身,遇到险峻的高山时,都要绕路绕过去,路上也不能赶得太快,马车稍微行进快一些,吴氏身体就会难受。

  这样的情况下,刘希武自然是心疼吴氏,心中对太后与秦王的怨气,也是越积越深。

  午时日头正盛,刘希武仰头望了望天,扭过去对吴氏道:“你且先在这里等着,我去前面人家里讨点水喝。”

  吴氏点了点头,刘希武便拿起两人的水袋,往前走去了。

  等他回来的时候,竟看见两个官差模样的人站在吴氏面前与她说话,不知道说了什么,吴氏低垂着头,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

  刘希武当即大踏步走了过去,一把拉住吴氏,将她护在身后,横眉冷目道:“二位是?”

  其中一个官差拱了拱手:“想必您就是刘将军了?”

  刘希武道:“是我。”

  那官差便从中拿出一份谕旨,摊开道:“太后娘娘体恤刘夫人身子重,路途不便,因此特命我等前来接应照顾,请刘夫人在就近的城池安顿歇息,待生产完毕,修养一二个月,再行前往岭南与将军汇合。”

  他往后示意了一下,刘希武这才看见,在这两名官差的身后不远处,站着两个妇人,想必是为了照顾吴氏的。

  吴氏抓着刘希武袖子的手紧了紧,整个人缩在刘希武身后,红着眼道:“我不要跟夫君分开。”

  刘希武心头一紧,赶忙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抚,然后冷声道:“多谢太后好意,只是臣不放心留内子一人,还是不必了吧。”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刘希武在心里默默嘀咕。

  那官差迟疑了一下,又笑道:“太后娘娘说了,刘将军的担心也是正常的。若是您觉得这样的安排不妥,那就请您与夫人一同,就近安顿下来,岭南那边,等明年再去也是

  一样的。”

  刘希武狐疑地扫了他一眼。

  其实他们跋山涉水,说不累是不可能的,他们早就不想继续走了。

  但太后会体恤他们辛苦,让他们就近安顿?他怎么想都觉得其中有猫腻。

  吴氏又在悄悄扯他的袖子了。

  刘希武张了张嘴,刚想拒绝,那官差再次开口:“等入了城,安置下来,您要愿意让我等跟着伺候,那是再好不过了,若是不愿意,我等便赶着回长安复命。”

  刘希武便犹豫了。

  朱继成有句话说得对,得亏太后不是弑杀的。其实他也明白,太后若真想杀他,他早就没命了。那太后也不至于把他引到附近的城池中,再行暗算吧?万一真是体恤他们呢?

  刘希武眼神暗了暗,沉声道:“好。”

  那官差顿时面色一喜,开始张罗着护送刘希武去往最近的一座城池。

  在没人看到的地方,吴氏的脸上却渐渐浮现了担忧的神情。

  不对劲。

  一开始只说让她留下,还带了伺候她的妇人。她怕这架势是冲着她来的。

  ……

  郑嘉禾听薛敬给她汇报了一些关于吴氏与刘希武的动向,把他挥退出去,靠在隐囊上放空思绪的时候,有些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她这几日似乎都没怎么见到杨昪了。

  以前杨昪几乎天天来找她,若不是她常常有事要忙,他恨不得每时每刻都与她黏在一起。可这些日子,他好像来得少了。虽然仍保持着每日都来找她的频率,但经常是坐一会儿就走了,走了就再没来过。

  郑嘉禾一手抵着下巴,敛目沉思。

  是发生什么事了?还是这么快就失去兴趣了?

  夜幕降临的时候,郑嘉禾来到秦王府的后门,她仰头看着府门上悬挂的灯笼,神色莫名。琉璃觑她一眼,上前敲响了房门。

  开门的是一个小厮,她们不认得他,但他显然认出了郑嘉禾。顿时,他的脸上就露出了惊慌的表情,但琉璃瞪他一眼,吩咐道:“别声张!”

  那小厮就识相地闭上了嘴。

  郑嘉禾步入王府。

  杨昪大概

  是比较喜欢清静,一路上都没碰见几个仆婢,因此她没惊动太多的人,就来到了杨昪所居住的正院。

  正院中,在院子里守着的就只有余和,他背对着他们,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天空发呆。

  郑嘉禾扫一眼琉璃,琉璃会意,便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然后一手捂住了余和的嘴,一手拉扯着余和的衣袖,把他往院子外面扯。

  余和顿时瞪大眼睛,他极轻地“唔”了一声,待看清偷袭他的人是谁时,又眨眨眼消停了,认命地由着琉璃拉他出去,才无奈道:“我的好姐姐,你这是做什么?”

  琉璃轻哼一声:“当然是太后娘娘来了,我怕你杵在那里碍事!”

  余和脸上表情变了变,不太好看:“太后娘娘来了,怎么能不让我通禀一声?”

  琉璃道:“娘娘和王爷是什么关系,哪里用得着?你们王爷每次去蓬莱宫见我们娘娘时,有乖乖等着我们通禀吗?”

  余和嘴角抽了抽,无法反驳,但他想想还是不行,于是抬步就要往回走,口中喊道:“王……”

  琉璃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他的嘴。

  “喂!”琉璃瞪他,“你这是做什么?至于吗?秦王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太后娘娘的事吧?”

  余和挣扎了两下,琉璃伸着头看见太后已经进了房门,才松开他。

  余和望天翻了个白眼:“你瞎说什么!我再没见过比我们王爷还专情的人了!我们王爷怎么可能对不起太后?”

  一直都是太后对不起他们王爷好不好!

  “那你怕什么嘛!”琉璃道,“太后娘娘突然来找秦王,他肯定高兴还来不及。”

  余和扁了扁嘴,却无法反驳,心里有苦说不出。

  郑嘉禾打开房门。

  门前有一处屏风遮挡,她绕过屏风时,正看到杨昪坐在书案前,手里拿了一本书在翻看。抬目间看见是郑嘉禾,他不由微怔,旋即便勾起唇角:“阿禾。”

  他放下书卷,起身绕过案几,抬步向她走来。

  “你怎么来了?”他拉过她的手,弯下腰

  ,额头抵上她的,轻轻地蹭了蹭。

  “你没觉得这几日找我都有点少了吗?”郑嘉禾望了他一眼,与他视线交错。

  然后她推开他,走到书案边,弯腰拿起刚刚他放下的书卷。

  “你在忙什么呢?”

  郑嘉禾随口一问,将书页翻到封皮部分,立时愣住了。

  这是一本讲兵法的书。

  他也会心向战场,被她拘在富贵窝一般的长安城,又不曾让他多参与政事,他怕是心有不甘吧?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6-1800:49:24~2021-06-1900:46: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期一会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lm.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lm.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